第七十八章 往日情誼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沐流火 書名:靈瀧訣
    對于洛吟桓,自己到底該不該相信?如今他跟北域那兩人一起來到村中,在蕭祈煜和公孫翎面前,他只是臣子只是仆從,他剛才的一番辭,不就等同于北域禍起蕭墻嗎?又或者,他又是奉了公孫翎的命,他是來擾亂盅惑自己的?可寧辰不明白,如今的他和太華山,到底還有什么能讓北域看在眼里。

    “大師兄,你怎么樣了?”看這人神(情qíng),趙輕衣也關切道:“不如還是回(床chuáng)上休息休息吧!

    “師父,他答應了北域的人什么?”

    “我不知道,厲師伯沒讓我進去,但師伯跟蕭祈煜還有公孫翎,他們的確聊了大半個時辰,之后就帶洛吟桓來見你了!

    洛吟桓,洛吟桓……

    其實對這人,自己跟趙輕衣是早有接觸,早年公孫翎常來太華找重謹論道,每次陪著他的,就是洛吟桓,洛家不僅富有,而且歷代蒙受皇恩,對北域的國主極為忠誠。

    自己已經被公孫翎耍弄了一次,難道還要再有第二次嗎?

    齊衍被構陷、重師叔的死、太華山的陷落、滅境的現世甚至于梓兮的死……這一切都跟他相關,他是寧王安插在太華的眼線還有利刃,就算知道他是因為易瀲音的幻術才會變成這樣,但寧辰,他就是忘不了,他就是掙脫不出來。

    “大師兄,雖然我不知道洛吟桓的來意,但有一點他是對的,你之前做的所有錯事都是被公孫翎所安排、被易瀲音所控制,這些全不是你的本意,師兄,別在為這些來折磨自己了!

    “那又如何,我是清修之人,也是太華的執教大弟子,我本不該被妖邪所控的,這不是借口!

    “但就算沒有你,北域也會找其他人,或許那個人會是我啊,”趙輕衣得誠懇不過,這念頭自從她得知寧辰的事就一直縈繞在她心頭,“眾弟子中,除卻你之外就是就是我這個大師姐,重謹也是我的師父,從這兩點來看我也是個適合的人選吧!

    “趙衣?”

    “況且大師兄你是為救青闕自愿跳入那火坑的,門中人都知道你心(性xìng)之堅,如果易瀲音沒有趁人之危,而是用她那些旁門左道的話,大師兄你是萬萬不會被盅惑的,可我不同,即便是(身shēn)在虛門,我的心里,也滿是紅塵妄念,這么多年都過去了,可我的修為也一直止步不前,或許就是心念不堅的緣故吧。要是北域的人盯上我,我所做的只會一樣!

    寧辰虛弱的笑了笑,“你不用如此妄自菲薄,這樣,寬慰不了他人!

    “我不是妄自菲薄,大師兄,我喜歡你,你都已經躲了這么久,難道還能毫無察覺嗎?”

    寧辰萬沒想到她會提到這個,趙輕衣的心思,他是從來都清楚,但多年過去了,他們兩人都有種默契,從不打破這平衡。他們是師兄妹,是可相互信任的同門,除此以外,再不該有其他關聯。

    “其實,對易瀲音,我是有些嫉妒的,至少她知道,我沒見過的寧辰是什么樣子,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個月,但大師兄與她的關聯,竟比我這個有竹馬之交的師妹還要深,現在即便是她死了,大師兄也還是要活在她的夢魘里!

    “那是幻象!”

    “對,那是幻象,既然知道是幻象大師兄你又何必沉溺?”趙輕衣又將話鋒轉了回來,“過去都已經過去了,(日rì)(日rì)活在愧疚中和自責中又怎么樣?難道世事還能有所改變嗎?如今北域的人再次前來,也不知還有什么謀劃?蓱z如今我門中弟子陸續離散,掌門也在中皇山遇難了,要是連大師兄你執著于自暴自棄,那太華可依托的人,又剩幾個?”

    “你的意思,我明白!

    “大師兄,”趙輕衣緊握住了這饒雙手,她目中光華灼灼,就好像夏夜的星火,“或許這是一次將功補過的機會,如果我們能重振太華的話,我師父還有掌門師尊,所有因此殉難的太華弟子,他們的死才不算白費!

    他們的死,才不算白費……

    出門時趙輕衣就看見了候在一旁竹林的洛吟桓。

    “怎么?”女子帶著不悅的走了過去,“見了不夠,難道洛大人非要這么死纏爛打嗎?”

    “我等在這里不是為了寧辰,”見趙輕衣目光中投來的疑惑,洛吟桓才:“虞則的消息,趙姑娘知道嗎?”

    這饒神(情qíng)變了,雖然很是微,但依舊被洛吟桓看得清楚不過。

    “知道!

    “那他的(身shēn)份呢?”

    “以前不知道,現在,我知道了,”女子輕吸一口氣,平靜道:“他是北域太子,是你們早就安插在太華的內應!

    “那,他如今的下落……”

    “回蜃城后他就被曄剎的人所殺,這些青闕都告訴我了!

    “在宮里的時候,他曾經囑咐過我,要我好好對待他喜歡的女子!

    趙輕衣沉默了半晌,開口只問:“洛大人為何跟我這些?”

    “虞則,他從就在太華山,姑娘才是跟他一起長大的人,比起北域,他對太華山是更加熟悉也更加依戀的。當時將他送來,有些緣由也是因為朝中政局不穩,他是個孩子,大家都怕他受波瀾,對虞則來,那時隱姓埋名、遠離都城才是最安全的。他是個不服管束的人,雖然(身shēn)上有蕭家的血,雖然在陛下那有個‘內應’的名頭,但每每對太華山的事,他總是敷衍偏多!

    “你,這是在為他辯解?”

    “我沒想為任何人辯解,只是見到你我突然想起了他而已。虞則一生肆意,對權勢名利從不留戀,對修為長生,也沒有多少興趣。他是個不恭之人,但獨獨,對趙姑娘你是有不少真心的!

    趙輕衣聽著也不免感慨,那人在門中的時候總喜歡纏著她,可自己呢?一下來,可能也不會跟那人上幾句,如果要打探消息的話,那蕭虞則在自己(身shēn)上,也不會有多少收獲吧。

    “趙姑娘,告辭了,若是寧師兄改變心意,請一定來找我,我這幾(日rì)還會逗留在太華山腳,往后,怕是沒機會了!

    看著那人消失的背影時,趙輕衣才意識到自己哭了,她當下眼角已濕,正抬手想抹去時只流得越來越甚。她并不在意洛吟桓的話,可虞則對自己有幾分真心,她是清楚的。她曾經過,那人不適合在太華門中,他生來隨(性xìng)灑脫,比起清修來,他更應該在紅塵中做一游俠浪客?烧l讓,他生來就是北域的太子呢?倫是改變不聊,或許虞則掙脫過,但最后也一定放棄了吧。趙輕衣抬頭望著這遼闊的蒼穹,據死后之人擺脫了腐臭皮囊,魂靈就猶如靈氣般輕盈,在墮入幽冥之前,他們都是可以浮離在這世間的。不知道虞則呆了多久,也不知道,他那時候在自己(身shēn)邊呆了多久。

    女子一下豁然的笑開了,真是有趣,自己剛才還勸寧辰不可沉溺在過去夢魘呢,怎么只是洛吟桓的幾句話她就會有所動搖呢?趙輕衣收了思緒,她索(性xìng)邁開步子,往孟青闕房中走去。

    往(日rì)的那些(情qíng)誼,便都留在往(日rì)吧。如今只要能讓太華回到往昔,她做什么也是值得的,所以不管這次洛吟桓有什么盤算,她跟寧辰,都必須去。

重要聲明:小說《靈瀧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七十八章 往日情誼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 宝博斗地主下载 今日股票大盘指数 股票投资群 上证指数历史 三中三简单算法 大庆52麻将下载安卓版 什么电脑游戏可以赚钱 一分钟快速赛车开奖规律 来游戏天津麻将 申城棋牌手机版下载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