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隱有推測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沐流火 書名:靈瀧訣
    有些(日rì)子沒來過凡間了,再見到這如昔的陽光,牧言真倒覺得有些刺眼。

    “素姑娘,”這是他跟素靈犀第一次同行,但看來,她跟滄溟大不一樣,“曄剎的族人,真是從洪荒末年起就被囚(禁jìn)在不(日rì)城的?”

    “對,沒錯!

    “那豈不是,除你和大宗祭以外都沒有人見過太陽?”

    “你在城里呆了這么久,難道你不知道?”

    “我……對不起!蹦裂哉嫦騺聿簧朴诟舜钣,遇到女子更是不會了,只是素靈犀這(性xìng)子,看來跟牧言雪有些相似,他想著也不免惆悵,他已經有很久沒見過牧言雪了,也不知道那人在宮里過得怎樣,對牧言家的事,又能不能釋懷一些。

    “你們的陛下,北域的君主,他如今在太華山腳下,”看牧言真的眼神,他一點也不驚訝,于是素靈犀問:“你知道了?是阿玦告訴你的?”

    “對,阿玦,他說了!

    “我們會在太華山附近給你找個安全的地方,其他的事,你不用插手!

    “我不能跟你們一起去嗎?”

    “有蕭祈煜在,不行,難道你想看北域被毀在他手里?”

    “不不不,”如此牧言真也趕緊換了個話題,道:“素姑娘你近來也常常去蜃天城吧?”

    “嗯!

    “那你,有沒有見過,蕭家的另一位后人?”

    “蕭家的另一位后人?”素靈犀不解。

    “就是,先皇留下的那個孩子,十多年前從北域逃出去的,也是,經家預言里的那個人!

    原來是指蘇燁樓,對他,自己可真是太熟悉了。

    “你問他干什么?想比一比誰更適合做君主嗎?”

    “我只是想了解一點,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很淡雅,是個如水的君子,”素靈犀說:“(性xìng)(情qíng)跟蕭祈煜有天壤之別!

    “就是在你看來,(性xìng)子比陛下要好了!

    “照尋常人的眼光來看,是的!

    牧言真應了一聲,眼中,好像有些失望。

    “如果有機會,我真想見見他!

    “一定有機會的!彼仂`犀馬上肯定道,事實上,他現在也跟蕭祈煜同在太華山腳啊,不過對這一次,素靈犀也瞞著沒說。

    “是嗎?”

    “在蜃天城,他已經跟蕭祈煜還有公孫翎都見過了,所以我覺得,你們一定有碰面的機會!

    那人跟陛下還有寧王都見過了?真是奇怪,按寧王的行事風格,既然他知道了那人的蹤影就不該如此平靜才對啊。

    寧辰跟趙輕衣,最終還是來找了洛吟桓,只是孟青闕還跟著,臉上是慢慢的戒備。

    “洛吟桓,現在我們來了,你到底有什么籌謀盡管亮出來好了!”

    “我能有什么籌謀,這次來太華,我們一共也就三人,任何埋伏和(禁jìn)衛都沒有,青闕覺得我一人單槍匹馬還能有什么籌謀?”

    孟青闕又掃了掃四周,這里離太華休憩的村落有一段距離,而且都是層層密林,就算發生打斗也不會有多少動靜。但的確,今晚的洛吟桓只來了一人,他有多少功底孟青闕清楚,就算寧辰現在功力不濟,單憑自己跟趙輕衣,要收拾他也綽綽有余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

    “聽說趙姑娘也精通于陣法結界,還請姑娘施術隔除外界五音!

    孟青闕不耐煩道:“這番裝神弄鬼你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怕隔墻有耳,畢竟等會我要說的,干系重大!

    “師妹,就依他所言!

    趙輕衣點頭,在周遭幾里布下結界后又回到了原處,“洛大人,現在可以說了吧!

    “寧大師兄,趙姑娘,關于易瀲音的事,我的確不知(情qíng)!

    “你還是要辯解?”

    “并非是辯解,我只是想跟各位一起捋一捋這其中曲折,青闕,我們相識于我兄長陵前,后來共赴生死的事太多了,特別是對蘇玦還有千瀧,除你之外也就是我最為了解。難道你就不覺得這里面有太多的巧合跟疑慮嗎?”

    “什么巧合?我們在虞山遇到就是你跟公孫翎早就謀算好的!”

    “就算我是在虞山做了謀算,那我跟寧王怎么會知道有一個越千瀧在女媧神境?寧王并沒有通天之能,對那個完全同外界隔絕的神境他也不可能做如此準確的預知吧!

    這一時,孟青闕倒接不上來了。

    見狀,洛吟桓才繼續道:“我所接到的王爺的指令,是跟越千瀧接觸,看看她到底是什么底細看看她是否能為寧王府所用,所以我才會一種路來太華山的!

    “那你留在太華山的目的只是為了千瀧?”

    “開始是這樣,后來……后來我發現蘇玦似乎也跟尋常人不同,向王爺稟報后便也開始留意阿玦,直到齊衍現(身shēn)了,王爺才給我明確的指令,讓我想辦法將這三人都引到王府門下!

    “還有虞則呢?把北域的太子早早送到太華山來,不會僅僅是為了避難吧?”

    面對寧辰的詰問,洛吟桓也坦誠道:“自然不是,太子(殿diàn)下,他在太華門中,其實是為打探經天輪的下落,還有使用方法!

    經天輪?!據傳那是上古時妖族留下的神物,在千萬年間一直流失在凡間,是凰滅創建太華一門時才將它重新找回做為一門重寶的,不過這件神物只有歷代掌門和長老才得窺見,就算是寧辰這個執教大弟子也不知道它究竟在哪里。

    “你們要經天輪干什么?”

    “它不是能斷言天下各洲的運數嗎?王爺,他想用經天輪窺探北域的未來,我也是后來才想明白的,或許,王爺是早就猜到了蘇燁樓沒死,為防預言成真一直在找讓北域得存下去的方法吧!

    寧辰一皺眉,“可經天輪只是能預測推算,并不能改變一國之國運啊,就算找到了又有什么用?”

    “我不知道,到現在我也不清楚王爺在想什么了,我們洛家歷代受恩于蕭家,我從小跟王爺也親近得很,我以為他會告知我一點實(情qíng)的,可或許,他從一開始就只是在利用我利用洛家,他的盤算,根本沒任何人知道,即使是陛下也被他蒙在鼓里,”他眼前頓時浮現出了易瀲音、雨瞳還有重謹等人,公孫翎在國中素有‘賢王’之稱,可在諸多的生死面前,他實在沒表現出太多的起伏,又或是,這些人的死數,都是在他安排之中的呢?洛吟桓,理了理思緒,說:“王爺想讓齊衍投靠王府,想((逼bī)bī)得他走投無路,但我不知道他要用的辦法卻是用重謹的(性xìng)命來嫁禍,我更不清楚他對寧師兄你所下的指令。我以為你就是易瀲音的一個傀儡,以為王爺至多是要用你來對付牧言家還有找出經天輪罷了,但太華秘境里發生的一切,也是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后來的太華陷落、滅境大開,還有最近的洛書現世我都是毫無頭緒,對這些事,我知道的內(情qíng)或許就跟你們一樣!”

    寧辰聽著也記起,當時在太華秘境里是越千瀧、蘇玦還有自己打開了齊衍的(禁jìn)錮,洛吟桓,似乎并未牽扯。

    “也是在最近,我才隱隱覺得,我也是在王爺算計中的一環,王爺為什么會那么執著的想把齊衍和千瀧拉入王府;為什么會隨我跟在越千瀧(身shēn)邊、甚至于明知道我對越千瀧的私(情qíng)還放任我在他(身shēn)邊;為什么明明同在寧王府蘇玦跟千瀧的隔閡會越來越深;又為什么,雨瞳、易瀲音甚至于虞則都會接連慘死……”

    “你是說這些都跟寧王有關嗎?”

    “我不希望,但我能感覺到,還有一點,極為可怕,也是最為重要的,靈犀已經跟我提過很久了,但我竟然才想到其中關聯!

    靈犀,聽到這名字孟青闕心中一落,說起利用的話,自己又何嘗不是在被那人利用。

    “青闕你還記得嗎?阿玦小時候跟兄長被人追殺,到后來是被靈犀所救的!

    “我當然記得,”蘇燁樓的(身shēn)份明朗后大家才明白,當年追殺蘇玦的便是北域兩位親王,而蘇燁樓也就是蕭北煌的獨子,“你就不覺得奇怪嗎?靈犀(身shēn)為曄剎的司命,是族中唯一一個能出入不(日rì)城的人,但十四年前靈犀的年紀也尚小,修為自然比不過現在。你再想想,如果是她一個人的話,又怎么可能殺得了帶著銀麒侍衛的蕭家兩位親王呢?畢竟蕭以陸和蕭起喚也是自詡為神族后裔的北域皇族,而且又常年征戰沙場,她一個曄剎的小小女子,難道就真能那么干凈利落的殺了當年所有人?”

    聞言孟青闕也回憶道:“這點我聽靈犀提到過,她說是蘇玦殺的,不是她,她只是及時趕到救回了重傷的蘇玦,還有帶回了蘇燁樓的尸(身shēn)!

    “就算他們都是被蘇玦所殺,但這‘及時’,是不是顯得太及時了呢?蘇玦當年只是個孩子又命懸一線,她早來幾分就會遇上北域追兵,晚來幾分便救不了蘇玦了。最奇怪的是,當時蘇燁樓已經死了,據說他的死狀還異常凄慘,連血(肉ròu)臟腑都不全了對嗎?既然如此,靈犀帶一具不全的尸體回去是為什么?”

    孟青闕點了點頭,“為什么會牽扯上蘇燁樓?這些有什么關聯?”

    “靈犀,她明明是算準了時間的,十四年前,她的出現還有她的所作所為都不是巧合,甚至包括蘇玦跟蘇燁樓的出逃路線她也一清二楚!

    這些,都是早有預謀?

重要聲明:小說《靈瀧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八十一章 隱有推測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 比特币价格今日行情 虎扑篮球论坛中国篮 白城麻将规则 澳洲幸运8规则 管家婆精选三肖期期准 刚开始怎么玩股票 大地棋牌官方推荐下载站 微信交流股票群 豪利棋牌官方版 手机捕鱼游戏中心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