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四章 齊聚

    “呀,你們來了!”

    還沒臨近營地,杰諾爾便聽到一聲驚喜的呼喊。

    回過頭,一個面容姣好的黑暗精靈少女,手中還拿著兩根沾著泥土的蘿卜,滿臉興奮的朝這里揮舞。

    杰諾爾臉上也不由浮現出笑容,等少女跑到跟前,親昵的拍了怕她的腦袋:“好久不見,芙蕾雅……這段時間過得還好嗎?”

    “好!”

    芙蕾雅極有朝氣的點點頭,興沖沖道:“你都不知道這幾個星期我們經歷了什么!你知道巨人族嗎?就是上古時期絕跡的那個很厲害的種族,我們分散后遺落的山脈中,就聚集著許多從上古時期生存至今的巨人!還有……”

    少女眉飛色舞的描述起來,就像是得到了一個心(愛ài)的玩具,在家里玩了幾天,迫不及待想要與其他人分享。

    杰諾爾感受到一種久違的親切與放松,連(日rì)來的壓力也瞬間減輕了不少。

    含笑地看著少女,靜靜聽她講述這一路的驚險與新奇。

    “芙蕾雅——你這丫頭又上哪去了?拔個蘿卜都要偷懶……!杰諾爾,你怎么在這里!”

    莉莉從密林中鉆出,見到杰諾爾的瞬間驚喜無比,兩三步跑過來,在他肌(肉ròu)虬實的臂膀上拍了一下,笑道:“幾(日rì)不見,你小子倒是越發健壯了啊,已經有點其他獸人那種粗獷的味道了……”

    說著莉莉馬上又搖了搖頭,“不不,以前那種文縐縐的氣質就很好,可不要真的變成其他獸人那樣,邋里邋遢的不(愛ài)干凈,光長肌(肉ròu)不長腦子……”

    如果放在其他地方,面對一位獸人,講出這種似乎帶有歧視(性xìng)的言論,絕對會引起不必要的糾紛。

    但杰諾爾自然不會介意,大家相交莫逆,也清楚莉莉的(性xìng)格,這位溫柔恬靜的女(性xìng)友人,只會在絕對信任的朋友面前,才會不假思索的吐露心聲。

    如果莉莉一上來只是客(套tào)的問候,杰諾爾反而要反思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對,引起了對方的反感,讓兩人之間的關系疏遠了許多。

    “聽霍弗師兄之前提過,你們跟精靈衛隊和朵蕾絲大姐呆在一起?”大家關系這么好,杰諾爾也不愿用場面話破壞氣氛,十分自然的聊起了家常。

    反正隊伍那邊的交接工作,全部交給泰武穆德他們去做,雖然霍弗有讓杰諾爾出面的想法,但被他婉言拒絕。

    即便現在單論實力而言,杰諾爾已經能夠擔任副隊長級別的任務,加上頭腦也十分靈活,關鍵問題的決策上有自己的獨到見解,就連泰武穆德在了解了狂野森林中的事(情qíng)后,對杰諾爾都贊不絕口。

    可杰諾爾內心深處,還是不愿意參與過多的事務處理,一方面是他(性xìng)格天生自由,不太習慣約束別人。

    另一方面,則是受到師承的影響。

    安東尼的病逝,很大程度上也是源于他對國內政事,乃至大陸各種動((蕩dàng)dàng)的密切關注,明明九十多歲的高齡,卻仍然如年輕時那般殫精竭慮,最終導致((操cāo)cāo)勞過度,才會給之后的傷病埋下隱患。

    所以杰諾爾本能比較反感與權力有關的一切紛爭,即使是在討伐隊這種目標一致、結構較為簡單的團體,杰諾爾更愿意充當一名執行者,或者最多擔任一名提供意見的客卿。

    像之前擔任臨時隊長的(情qíng)況,實在是萬不得已,無論泰勒還是多拉貢都耽誤不得,杰諾爾這才擔起大任。

    現在隨著越來越多的隊伍匯合,決策組也愈發充實,杰諾爾自然樂得清閑,所以在穿越沙漠、剛剛進入密林時,就與霍弗分手,也好借機仔細回味一下之前那種奇妙的“幻覺”。

    當時心頭有種莫名的觸感,接著整個世界便一下子陷入黑夜——

    用黑夜來形容或許不太恰當,因為天空中遍布星星點點,就算是在外界,杰諾爾也從未見過如此紛彩繽呈的夜空。

    而最令人驚異的,還是那些延伸至夜空深處的“線”。

    現在回憶起來,杰諾爾幾乎能夠確定,自己看到的遠處那幾百條線,應該就是從前方隊伍中延伸出來的,與霍弗和自己頭頂的線一樣。

    這些線連接到每個人(身shēn)上,仿佛既是虛幻的,也是真實存在的。

    至于這些線究竟是什么,又有什么作用,杰諾爾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尤其最后自己頭頂那根明顯異于其他的紅線,在嘗試(性xìng)碰觸后,甚至還沒有碰到,便像是受了驚嚇的游魚,一下子斷裂開來,那種玄妙的幻覺也因此消失不見。

    等回到現實,霍弗疑惑的目光讓杰諾爾清醒過來——

    真實世界,自己只不過站在原地愣了一兩秒。

    之前在幻覺中,時間竟然是靜止的!

    如果不是記憶無比清晰,杰諾爾也反復檢查,確定自己精神方面沒有任何異常,他絕對會將之前那一幕當成錯覺。

    不過即便如此,杰諾爾也不知道該如何對師兄解釋。

    不是不信任他,而是杰諾爾知道,就算將這件事說出來,霍弗也不可能為自己解釋。

    與其在這種關鍵當口為其他人增添煩惱,杰諾爾還是選擇將問題壓下,先看看自己能不能找到一些頭緒。

    只不過趕巧,正要找一處安靜的地方休息,然后仔細回憶,就碰上了外出的芙蕾雅。

    與兩人交談的過程中,杰諾爾自然而然將“紅線”的事暫時忘于腦后。

    “……我這面的經過,大致就是這樣!

    將與泰武穆德匯合之前發生的事講完,杰諾爾輕輕嘆了口氣。

    莉莉與芙蕾雅同時陷入沉默,對于泰勒的“失蹤”,以及多拉貢的傷勢都感到十分擔憂。

    莉莉之前已經聽說,新來的隊伍中似乎有重傷員,之前已經見慣了生死,所以本來沒怎么關注,結果現在才知道竟然是多拉貢重傷昏迷,至今還未清醒,并且隱隱有繼續惡化的趨勢,頓時有些難過。

    “已經找圣……唉,庫曼隊伍中肯定有水平高超的圣療師,想必他們都沒有辦法,才會落得今天這個境地!

    莉莉放下臂彎中的果籃,有些愁苦的按了按眉心。

    “找到老巫婆了嗎?如果她在,說不定有辦法!毕肫鹉莻帶自己在蓋亞城中玩過好多天的大叔,還有他那個溫柔和煦的妻子,芙蕾雅心里不由有些難過。

    “格格大巫婆婆也在庫曼隊伍中,可惜……連她似乎都沒什么辦法!

    杰諾爾一直關注格格大巫那邊的動靜,但直到今天,老太太仍舊一個人關在車中,看(情qíng)況似乎希望不大。

    “要是……在就好了……”

    芙蕾雅小腦袋一歪,目光中閃過一抹狐疑:“誒?為什么我感覺討伐隊里應該有一位厲害的圣療師或者醫生……可好像又記不起他的名字了!

    莉莉目光一凝,下意識張了張嘴,可半天都不知道自己想說什么,臉色不由也變得古怪起來。

    杰諾爾瞇了瞇眼睛,將兩人的表(情qíng)變化一覽無余,心中卻緩緩掀起一層又一層漣漪。

    (看來不只是我有問題……)

    從那個“紅線”幻覺過后,杰諾爾便發覺,自己之前那種微妙的異樣感越來越明顯,即便大腦本能告訴自己一切如常,可從接連發生的事(情qíng),以及之前半年中經歷的“缺失感”,都告訴他一定有問題。

    現在,似乎同樣的(情qíng)況出現在對面兩人(身shēn)上。

    杰諾爾思忖兩秒,突然問道:“芙蕾雅,你還記得咱倆是怎么認識的嗎?”

    “唔……不是你在利亞受了傷,然后到巫毒之森治療,然后就認識了嗎?”

    芙蕾雅坐在一塊干凈的巖石上,晃((蕩dàng)dàng)著小腿,邊回憶邊說道。

    “治療?”杰諾爾狐疑的腹誹說了一句,只覺得稍微有點印象,但似乎自己去巫毒之森的時候,(身shēn)上傷勢已經好了才對。

    “除了治傷,你來巫毒之森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干嗎?”芙蕾雅嘴上這么說,神(情qíng)卻似乎也有些不確定,像是為了安慰自己,故意用肯定的語氣繼續道:“格格大巫住在哪里,所以你才慕名而來吧!

    “可能是吧……”

    杰諾爾原本想要刨根問底,可忽然之間,背脊莫名有些發涼,就像是得到了某種啟示一般,讓他果斷決定終止這個話題。

    直覺告訴他,如果再追問下去,或許可以發掘出某個困惑許久的秘密,但同時也會引來一場大危機。

    問題什么時候都能解決,可杰諾爾不能拿其他人的安全冒險。

    對于自己的直覺,杰諾爾歷經幾次生死戰斗,還是極為信任的。

    “對了,你們怎么會在這里?”杰諾爾盯著芙蕾雅手中還帶著泥土的蘿卜,不著痕跡的轉移了話題,“之前在狂野森林里,見到的樹都是幾百米高的怪物,有主觀意識還能活動,我還以為淵域里的土著生物都是奇怪詭異的!

    “這蘿卜是后來種下的!

    芙蕾雅拿著蘿卜“砰砰”敲了兩下,極為得意道:“之前問過那些遺留者,淵域中能吃的東西太少,而且大多口感不好,口感又好味道也上佳的東西,八成都有毒,所以我便突發奇想,從攜帶的種子里……”

    “就是用當地的土壤進行試探栽培,看你說的天花亂墜!

    莉莉毫不客氣的打斷了芙蕾雅的“演講”,同時無視掉對方發(射shè)出來的帶有極大怨念的目光,笑道:“我們試了許多作物,最后只有幾種地下塊莖作物能順利長大,而且生長期大大縮減,從種子到成品只需要短短幾天時間!

    杰諾爾對食物方面興趣不大,單單他自己的空間戒指中攜帶的食水,就足夠一支二十人左右規模的隊伍支撐半年以上。

    不過現在能在當地解決食物來源,也相當于解除了持久戰這最后一個隱患。

    等等……空間戒指?

    杰諾爾下意識低頭看向自己左手,不過很快便強迫自己轉移注意。

    “你們來的時間剛剛好,第一批作物經過檢驗,確認沒有問題,這第二批剛剛成熟,正好趕上晚上的夜宴了!”

    想到時隔這么多天,終于能夠再次嘗到(熱rè)乎乎的美味食物,芙蕾雅不由笑咧了嘴角。

    雖然(身shēn)上有索菲婭制造的即食產品,能夠提供(身shēn)體所需的能量,也有多種口味可以選擇,但終歸還是比不上親手制作、富含水分的(熱rè)騰騰食物。

    “夜宴?”杰諾爾微微皺了下眉,奇怪道:“這里晚上不會有土著生物襲擊嗎?”

    “有,不過都是些沙蟲地蛇之類的,很好解決!避嚼傺诺恼Z氣就好像在說蚊蟲螞蟻,輕描淡寫。

    杰諾爾苦笑著搖了搖頭,心道自己晚上又有的忙活了,還得叫上師兄一起。

    雖然不想承認,但(身shēn)為目前隊伍中最厲害的兩位土系魔法師,杰諾爾還是得“((操cāo)cāo)勞”一下,別人(熱rè)烈宴席的時候,自己估計只能蹲在結界旁,隨時注意動靜了。

    “好不容易匯合,是該好好舉辦一個宴會……不過與此同時也不能放松警惕,說不定那些神使隨時出現!

    杰諾爾不想澆滅芙蕾雅的興致,所以只是用精神力對莉莉提醒了一聲。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又聊了一陣,眼看即將轉入夜幕,杰諾爾便與兩人返回營地。

    芙蕾雅朝著要去后勤那邊幫忙,用自己種的菜親手做一道“美味”,莉莉只好帶著她與杰諾爾分別。

    再次變成一個人,看著遠處已然升起的營地光芒,杰諾爾猶豫片刻,還是決定先在外圍轉一圈,確保萬無一失。

    然而剛走兩步,杰諾爾便猛地頓住,下意識抬頭望向遠處。

    “嗯?”

    已經快要到晝夜交替的時間,太陽的亮度卻絲毫不減,遠處沙漠在陽光的映照下,一覽無遺。

    ……

    沙漠腹地。

    一行人憑空出現,現(身shēn)的瞬間,近十道五光十色的魔法陣同時啟動。

    皮膚黝黑的奧拉海姆,微瞇著眼睛,似乎在觀察周圍的一切動靜,半晌才說道,“好像沒有問題!

    “看來是我們多心了!眲骱曜谝巫由,臉色溫和的笑了笑。

    “謹慎一些總是對的!

    皮爾望著遠處的地平線,臉色微微有些激動。

    “終于回來了!

    《遲到魔王的(奶nǎi)爸人生》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手打吧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

    喜歡遲到魔王的(奶nǎi)爸人生請大家收藏:()遲到魔王的(奶nǎi)爸人生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重要聲明:小說《遲到魔王的奶爸人生》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八一四章 齊聚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 股票趋势分析讲解 新农开发股票 意甲pbw球队 向投资者分配股票股 微信股票群加入 2020股市行情 股票涨停可以卖吗 今天打麻将坐那个方 刘伯温期期选一期 如何优化人力资源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