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請求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打眼 書名:仙宮
    葉天正臥在柴房的(床chuáng)上修養,暗道這地方也算難找,自己周(身shēn)靈氣全無,倒是像個不曾修煉過的凡夫俗子,何況白陵江全長一千七百余里,沿岸村鎮不計其數,又有誰會知曉自己躲在此處慢慢恢復呢?

    就讓血月教或者南宮世家那幫人去漫天遍野地找吧!

    而且這里畢竟是燕國境內,這南宮世家跟血月教也不敢過于放肆,就是一寸寸土地的往外拔,也是需要時間的。

    少許,外面傳來了兄妹二人的爭執聲,只聽得阿牛埋怨道:“傻妹子,咱們這兒獨門獨戶的,才敢留他幾(日rì),卻不敢保證沒有走漏風聲,萬一他真是官府通緝的要犯怎么辦?而且他與咱們非親非故,那(日rì)不忍見死不救,才背他回來,咱們憑什么養個漢子在家吃閑飯?何況妹子你年方二八,豈能天天讓一介來歷不明的家伙住在這兒?”

    “阿牛哥,這位公子不像是壞人,而且他尚且有傷在(身shēn),我們怎能中途趕他……”

    葉天隱隱約約聽到了婉兒的聲音,不過聽到后半句,卻是有些聽不清楚了,暗道自己的修為還真是一去不復返了,竟然連這點聲音都聽不到了,五感居然下降了如此之多。

    就如同先前在凌天宗被掌教真人吳瑾瑜壓制修為一般,眼下的葉天,即便是結丹期的修士用神識也不能查探清楚。

    不過他也沒興趣去故意偷聽兄妹二人的談話內容。他掙扎了一下,體內的傷勢還未痊愈,不過勉強已經能夠下(床chuáng)了。從明(日rì)起,自己務必要重新開始修煉了。

    村落里人煙稀薄,有時整(日rì)都不聞人聲,偶爾有飛禽走獸的幾聲怪叫。盡管葉天與屋檐外的拉磨的毛驢僅隔一墻,(身shēn)下更是僅鋪了一層草席,不過卻睡得頗為香甜。

    也許是他近來不再(身shēn)處腥風血雨之中,而是以一介凡夫俗子的(身shēn)份隱居于此吧!這種感覺,唯有歷經了大風大浪后,方可懂得平凡寧靜的珍貴之處。

    翌(日rì),穿著芙蓉刺繡布鞋的女子來到了葉天的面前,葉天依稀記得那個男子叫她婉兒。

    “不知公子尊姓大名?”趁著給他送飯的工夫,女子臉頰微微一紅,低眉垂眼地道。

    “婉兒姑娘不必多禮,在下姓陳,陳勝!比~天目光閃爍,暗道這村落中的女子說起來話如此知書達理,不免惹人生疑,遂隨口編了個名字,回道。

    “敢問陳公子來自何方?”婉兒終于鼓足勇氣問道。

    葉天接過木碗,里面是些野菜粗糧,自當初突破練氣期修為后,他已很少食用五谷雜糧了,但并不妨礙他此時入口。

    “一些野菜粗糧竟然也烹飪得如此美味,婉兒姑娘當真是好手藝。至于在下的來歷,詳(情qíng)不便多言,不過婉兒姑娘敬且安心,在下定然不會為姑娘以及家兄招來橫禍!彼粤艘魂噧,方才緩緩地道。

    “陳公子多慮了,小女子并不是來趕你走的!蓖駜和炝艘幌麓乖隰W角的秀發。

    “婉兒姑娘放心,在下也不會在此白吃白住的!比~天笑道。

    就這樣,兩人發生了第一次簡單的交談。

    很多事,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及第三次。時(日rì)久了,兩個人交談的內容也就廣泛起來,葉天除了自己的真實(身shēn)份以及修真界的一些隱秘之事不曾提及,其他的所見所聞,或者經歷過得一些恩怨(情qíng)仇,都被他二次加工以講故事的形式說了出來。

    葉天講起故事來頭頭是道,時而驚心動魄,時而引人入勝,婉兒一介凡人女子哪里聽過如此精彩的事(情qíng),她不認為葉天是在胡編亂造,只是暗道陳公子見多識廣,有經天緯地之才,她自是遠遠不如的。

    漸漸地,婉兒似乎很期待送飯的時間,每次進屋臉都掩不住臉上的笑意,走時又不(禁jìn)流露出不舍的表(情qíng)。葉天將曾經的諸多過往都編成了故事,從地球上的風水相師一直到不久前的蒼梧秘境,婉兒都聽得饒有興趣,時不時還會發表一下自己的見解。

    在此期間,婉兒自己也打開心扉,將她與兄長阿牛的(身shēn)世娓娓道來。

    他們二人雖然生于村落,也長于村落,其父母則是出(身shēn)名門,更是燕國的忠良之輩,無奈被(奸jiān)人所害,這才流落至此,婉兒自幼被母親言傳(身shēn)教,故而才會顯得知書達理。然而冤(情qíng)尚未平反,其父母就客死他鄉,獨留下兄妹二人相依為命,每想至此還是傷懷不已。

    葉天除了寬慰一番,也不知該如何應話。

    數(日rì)之后,葉天雙眸微閉,盤膝而坐,五心朝天,重新開始吐納天地靈氣。

    只見他的頭頂形成了一團氤氳霧氣,驀地升騰而起。方圓百丈之內的天地靈氣逐漸靠近葉天,然后從他的七竅鉆入,在全(身shēn)經脈之中緩緩流動,周而復始。在葉天悠長的吐納之中,天地萬物仿佛都歸于沉寂,旋即他猛地睜開了雙眸,目中閃過一道精光,修為已然恢復到了練氣期一重,想必用不了多久就會達到筑基期修為!

    與此同時,地上的一只螞蟻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只螞蟻發現了食物,自己卻是無法搬動,很快就回洞召集了一群同伴,來搬運那碩大的食物。

    莫說是神通廣大的修士,即使是凡夫俗子,只要輕輕用手指一碾,那些螞蟻就會輕易喪命。在凡夫俗子眼中,螻蟻之命不足惜,然而在修士的眼中,這些凡夫俗子又何嘗不是呢?若是冥冥中有天道存在,那些叱咤風云的結丹期修士乃至元嬰期修士,生死亦然在其一念之間。

    夕陽西下,晚霞逐漸消退,(乳rǔ)白色的炊煙在村落裊裊升起,婉兒又給葉天送飯來了。

    “婉兒姑娘,你覺得人生的意義何在?”葉天不動聲色地道。

    “婉兒不曾讀過書,母親生前曾經教誨過孝悌忠信四個字,孝順父母,尊重兄長,忠于君王,取信于友,想必就是人生的意義吧!”婉兒聞罷明顯一怔,若有所思道。

    “那些雖好,終究是為別人而活,若是只與你自己相關呢?”葉天淡淡一笑道。

    “男子修(身shēn)治國,女子相夫教子。下面有塊鹿(肉ròu),我悄悄放進去的,快些吃吧!”婉兒的臉上泛出一陣紅暈,將碗遞到葉天面前,聲若蚊蠅地道。

    “功名利祿,權力地位,美色財富,甚至是長生之術,才是世人所求吧?”葉天接過飯碗,不由得又多打量了她幾眼,意味深長地道。

    “可是平平淡淡才是真呀!”婉兒輕輕換掉葉天(身shēn)上的草藥,然后玉手托著香腮說道。

    “婉兒姑娘可有什么未了之事,在下定當竭盡所能,以報當初救命之恩!比~天苦笑著搖了搖頭,又道。

    婉兒聽到前半句美眸頓時亮了起來,不過旋即又有些黯然失色。

    “怎么了?”葉天追問道。

    “阿牛哥不會同意的!蓖駜红o靜地凝視了葉天片刻,嘆了口氣道。

    “你說什么?”葉天疑問道。

    “有朝一(日rì),公子若是離開了,帶我一起走好不好?”婉兒此時輕咬玉唇,清媚眼流波,端的是(嬌jiāo)美不可名狀。

    二人對望片刻,隨即沉默了良久。

    葉天一時有些啼笑兩難,他畢竟不是傻子,這婉兒姑娘的意思十分明確了,只是他自己也是不知是什么時候,就俘獲了婉兒姑娘的芳心。

    想不到先前桃花劫依舊沒有了解,那唐蕓笙的糾葛還沒有結束,這邊居然又來個一個世俗女子。

    不過確實如那婉兒姑娘所說,在這村子生活給葉天帶來最多的感觸,就是暫時忘記一切怨恨糾葛的平平淡淡。

    不過這也只是暫時忘卻,即便是葉天想要忘掉,那無(日rì)宗跟血月教還有南宮世家會忘卻掉他嗎?

    所以葉天從唐蕓笙開始,就自覺得自己只是個匆匆過客,(身shēn)上有眾多使命任務要去完成,怎么能隨意駐足留戀路途上的風景呢?

    所以他先前的所有舉動,并非是他是個絕(情qíng)無(情qíng)之輩,只是他自地球上破碎虛空而來,本以為自己孑然一(身shēn),只需一心一意求仙問道就是,不想如今的羈絆卻是越來越多,貪戀紅塵,最終只能害人害己。

    葉天沒有做聲,不過這顯然已經給出了答案來。

    “是婉兒唐突了,公子好生休息吧!”婉兒顫聲道,她隱隱約約也猜到了答案,她的美眸凝視著對方,長長的睫毛下淚珠瑩然,令人不由得心生憐惜。

    后來婉兒依然按時按點給葉天送飯,言語間卻是疏遠得多了。風和麗(日rì)的時候,婉兒還會陪葉天坐在門前曬太陽,只是目中少了些許光彩。

    不過葉天現在的猜測也會多了起來,那婉兒也并非全然是對他產生了(愛ài)慕之(情qíng),有可能看到葉天(身shēn)份不凡,不同于那個阿牛哥,她不甘于在這山村中平凡一輩子,想借著葉天脫離這里,去尋求更好的生活。

    村落隸屬于白陵江支流沿岸,算是地地道道的水鄉,四周的河水清澈見底,河中的魚蝦游來游去,旁邊有一些半大少年在此嬉戲。村落的少年們終(日rì)在田間、溪邊、江邊奔跑著,故而原本嫩白的皮膚曬得有些黑黑的,不過他們的眸子也同樣是清亮如水。

    除了那些田間勞作的農夫,白陵江支流也不乏漁夫在此出船,他們不論晴雨,只要沒有遇見大風大浪,就會去白陵江上走一圈,打撈起一些魚蝦,好討生活。有些從城鎮過來的船只也會停留在村落,既有官府專營的鹽鐵,也有商賈販賣的布匹以及雜貨。

    驀地,一道(身shēn)影潛入了白陵江支流,然后不斷下潛,此人正是葉天。

    他(身shēn)上的重創已然好了大半,不過為了掩人耳目,在阿牛和婉兒外出勞作或采購時,他就隱匿(身shēn)形來此修煉,此刻他的修為暫且恢復到了煉氣期六重。

    旋即一股清涼充斥全(身shēn),白陵江不斷水流湍急,隨著葉天下潛時,他將口鼻呼吸喚為丹田呼吸,(肉ròu)(身shēn)即便受損,還是有結丹期實力空殼在,哪怕強大的水壓瞬間襲(身shēn),也渾然不懼。

    葉天來至白陵江支流的底部,盤膝而坐,雙眸緊閉,完全無視四面八方而來的水壓。

    爾后他的雙手法訣不斷變換,右手隨意那么一劃,方圓百丈內的魚蝦全都四散而逃。周圍的天地靈氣源源不斷涌來,如同潮水一般將葉天淹沒,他的毛孔不由自主地擴張,隱隱還有(熱rè)氣冒出,實在說不出得舒暢。

    體內靈氣運轉一個小周天后,葉天全(身shēn)血(肉ròu)緊繃,緩緩地吞吐出一口靈霧,接著在江底引起一陣激((蕩dàng)dàng)。遠處觀之,仿佛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在撥弄白陵江支流,使得流水變得浩浩((蕩dàng)dàng)((蕩dàng)dàng)。

    與此同時,一位(身shēn)姿綽約的女子從村落河畔打回了一桶水,猛地被人從背后拍了一下肩膀,桶中的河水頓時濺出來了不少,打濕了那雙芙蓉刺繡布鞋。

重要聲明:小說《仙宮》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四百九十五章 請求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 每天免费推荐股票 如何优化人力资源配置 遇乐棋牌大厅在线 老板欢乐麻将全集下载 多多棋牌下载安装 幸运农场三全中是什么意思 股票查询00086 多多棋牌官方app下载 中超转会 长春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