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芝麻粒兒磨盤大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月關 書名:南宋異聞錄
    鳳求城,大牢。

    風水之說,看似玄妙,但有時候,還真的有些事(qíng)無法言喻,最后只能歸咎于玄學。

    比如,這大牢。

    不僅他們如此,內陸的大秦帝國的大部分百姓,也是一樣的信仰。正因為如此,所以他們和三公院在發現了宋詞一行人,知道楊瀚正在派人勘探內陸,天圣后裔再現的消息不可能再封鎖多久時,唯一的選擇只能是“迎奉”。

    如果大宗伯等高級祭祀們背叛自己的信仰,這些少壯派絕對會從他們最得力的戰士,變成他們最頭疼的敵人。

    他們被稱為神使,神在人間的使者。而天圣后裔傳人,就是他們心中的神帝,他們愿意為自己的信仰奉獻一切,太卜寺如此培養弟子,本來是為了可以絕對的驅使他們,這效果達到了,卻也因為反過來要“受制”于他們。

    他跟玄月一樣,雖然派系不同,但都是對于太卜寺的宣傳和信仰無比狂(rè)的信徒,他們不但篤信天圣后裔終將歸來,領導他們走向光明的傳說,而且對于天圣后裔,是發自內心的敬畏崇拜。

    白藏激動的是,竟然可以這么快,在很近的距離,見到天圣后人。

    咳!所以,有時候,他也這么干。

    “百口傳說一句話,芝麻粒兒磨盤大!比祟愋睦砭褪沁@樣。

    對于獄卒把他們猜測成“鷹巢”殺手,白藏心中毫無波動,他和玄月一樣,都是經常游走世間的。百姓們出于獵奇心理,穿鑿附會,添油加醋,再正常不過。

    片刻之后,院墻一角似乎光線曲折了一下,透出些迷蒙。緊接著,白藏就出現了,他的手抓著一塊顏色、花紋繁復無比的布片往懷里一塞,沉吟地道:“玄月被押去了刑部?終是晚來一步,罷了,那我便去刑部,正好……親眼瞧一瞧天圣后裔!”

    高高院墻內迅速冷清下來。

    喜子(shēn)上起了層雞皮疙瘩,打一個哆嗦,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吹響了哨子,驅趕著那些犯人回牢房,在經過玄月的那間囚室時,雖然室中此時無人,但是喜子竟然沒有勇氣往里邊看上一眼。

    尤其是,據說那個‘鷹巢’里出來的人都是瘋的,他們殺人,動輒就是滅門,而且哪怕有往無回也毫無畏懼,他們甚至巴不得能戰死,據說一旦戰死就能帶著榮耀進入一個極樂天國。

    美色雖好,可是,如果是一個殺手組織,誰愿意招惹?

    喜子聽了,不由打了個冷戰,對玄月的非份之想,登時一掃而空。

    二叔道:“你以為那聲名不遜于‘鷹巢’的‘六曲樓’是怎么覆滅的?真是被一群只會舞刀弄劍的草原牧人給滅了的?據說啊,‘鷹巢’要擴充地盤,現在已經有大批人手來了咱們三山!

    喜子倒抽一口冷氣,道:“不能吧?那不是方壺洲的勢力么,怎么到了咱們三山?”

    二叔道:“不錯,坊間都說,這個玄月,有可能是這個組織的人,有從方壺洲來的人說,這個玄月要么不殺,殺就滅門的作派,也跟那個‘鷹巢’極其相似!

    喜子動容道:“可是那個住在險峻難攀的高山上,蓄狀的全是不怕死的瘋子一般的刺客,方壺各公國要向他們花錢買平安的那個當世第一刺客殺手組織?”

    所以,那喜子也聽說過“鷹巢”的故事。他只是因為這個月一直在牢里當值,玄月審過一次后,寇黑衣就忙著跟刑部吵架去了,未再提審。而審問期間得到的消息,外界已經傳得沸沸揚揚,牢里頭反而“燈下黑”,不曾讓他聽到什么風聲。

    所以,有許多在方壺帝國被通緝的罪犯、活不下去的貧民、破產的貴族、被滅國的小國權貴,想去其他大洲尋找機遇的冒險者,紛紛離開了故地,也把許多當地的風土人(qíng)、傳奇故事帶到了四方。

    如今隨著各大洲的頻繁戰爭,平靜了幾百年的四大洲全都動(dàng)起來。而小青安排了血鴛鴦夫婦一面開展跨洋海商貿易,一面以海盜的名義打擊不曾納入他們治理之下的海船,幾乎壟斷了海上貿易,他們的商隊迅速擴大,也加快了各大洲之間的人口流動。

    二叔冷笑一聲,道:“你可聽說過方壺帝國的‘鷹巢’!

    喜子張口結舌半晌,道:“不能吧?那姑娘一個人已經是百人敵了,世上哪有這么一大幫人?”

    “意思就是,她有很多很厲害的師伯師叔、師兄師弟。你想,她一個人,就殺了六十二個人,其中五十九個是悍勇好斗的壯漢,那她那些同門,得是一些何等厲害的角色?你敢打她主意,活的不耐煩了?”

    “什么意思?”

    二叔再次打斷了他:“黑衣老爺審過那姑娘一遭兒,她沒有路引,來歷不明。只跟黑衣老爺說,她來自一個極神秘的地方,在那里,她還有許多同門,在同門之中,她只能算是后進中有些名號的人物,上頭比她強大的,還有很多!

    叫喜子的獄卒還不死心,(tiǎn)了(tiǎn)唇,道:“這樣的極品,我一輩子,大概也只能碰見這么一回,眼瞅著就要被刑部帶走了,這次不動手,我怕得后悔一輩子。二叔,聽說你有不少江湖朋友,要是能弄點兒迷藥來……”

    先前那獄卒變了臉色,嚴厲地盯著一臉**的同伴:“那姑娘,跟別的女囚不同,你別打主意。喜子,別怪我這個本家二叔沒勸過你啊,你別看那姑娘戴了手銬腳鐐,她一只手就能弄死你!

    “你閉嘴!”

    “這樣?那還行。哎,要說那玄月,可是真漂亮啊。就算在牢里坐了那么久,澡都洗不得一次,看在人眼里,還是有一種干凈到了極點的感覺,哎喲,叫我給她(tiǎn)腳趾我都心甘(qíng)愿……”

    “你想多了,聽說,是因為大王和青女王雙雙去了刑部,所以咱們黑衣老爺才押了囚犯前去!

    “我就是不服氣。他刑部一汪汪,咱們就得聽?那個玄月,也用囚車一并拉去了,這是打算服軟了?”

    “嗨!等咱們小王爺長大成人,登基稱帝,東山西山,南疆北海,還不都歸了一家?就說現在吧,青女王和瀚王不也是兩口子么,人家都沒分那么清,你(cāo)的哪門子心?”

    “他娘的,咱們黑衣老爺一向霸道,如今怎么就慫了?咱們是青女王的人,憑什么他們刑部一叫喚,咱們就得去!

    “是啊,剛走,我聽見他吩咐車把式,前往刑部的!

    一個獄卒道:“黑衣老爺去了刑部了?”

    兩個獄卒懶洋洋地坐在圍欄上,懷里抱著刀,監視著正在院子里放風的幾個囚犯。

    院子里,斜照的陽光下。

    秋意已深,走在街上,風吹過來,也有了涼意。而一進這大牢,高高的圍墻擋住了秋風,可秋意卻蕭殺入骨,份外的凄涼。

    似乎,因為它的功用,把這塊地兒的風水也給搞壞了。

    整個鳳求城都是新城,這大牢自然也是新的?蛇@才建成幾個月,里里外外已經透著一股子(yīn)冷的氛圍。

    他們若有貳心,可以想辦法在迎奉之后,暗中作些手腳令其暴斃,也不敢背逆天下人心大勢,拒絕迎奉,那與謀反毫無二致。

    白藏一想到此去刑部,可以親眼看到楊瀚,頓時激動萬分。他一轉(shēn),就攀上了墻去,墻體很高,至上兩丈以上,白藏不是一躍而上,技擊之術,其實做不到一縱如此之高。

    但是,墻體并非光滑如鏡,對于常人來說,一樣難以起到攀附作用的一些小坑洼、小突起,在白藏的面前,就能起到階梯蹬石的作用,他手腳并用,壁虎一般,卻比壁虎更快了數倍,人影兒倏忽一閃,已經消失在高墻之外……

重要聲明:小說《南宋異聞錄》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431章 芝麻粒兒磨盤大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 22选5一等奖奖金多少 二码2肖2码期期准永久中特 四川熊猫麻将官方网 香港赛马会二尾主四码彩图 长春麻将手机版下载 德甲射手榜 腾讯分分彩开奖地 麻将必胜技巧大全 一波中特连准22期 国际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