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打了什么賭來著?

    林虎頓時來了興趣,好奇道:“怎么個簡單法?”

    凌可兒背著雙手,繞著林虎轉了一圈,好奇的打量他道:“很簡單啊,就按照你說的那什么人設,風格什么的,給我也來一首,而且要馬上給我,如果能讓我滿意,我就答應你!”

    凌可兒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饒有興趣的望著林虎。

    林虎還沒說話,秦婉兒便有些坐不住了。

    她站在林虎(身shēn)旁,也顧不得對方修為實力強過自己,便如母雞護犢子一般,嘟囔道:“這也太為難人了吧!”

    她插話,倒沒讓凌可兒不開心。

    說到底還是老秦這家伙屬于可(愛ài)的類型,說這話的時候,更像是天真無邪的樣子。

    凌可兒笑瞇瞇的望著她道:“這算什么為難人的,你們既然敢來,多半是有準備的,你說是不是?”

    說完,她昂起腦袋望著林虎。

    林虎特意讓(身shēn)體脹大了幾分,看起來像頭肥貓一般,兩足站立,這才能勉強摸到老秦的小腦袋。

    “人多呢!”秦婉兒郁悶的喊了一聲。

    在場人太多了,凌家的人在,郭家的部分高手也在。

    眾人看到這一幕,倒沒有嘲笑她,而是覺得這小家伙更加憨厚可(愛ài)了,又很難跟之前與凌云飛交手,那個悍勇的小家伙聯系起來。

    林虎望著凌可兒道:“本來這就是臨時起意的事(情qíng),倒不是故意為之,可既然凌家大小姐都這么說了,我還真來了點興趣!

    “不過單純這樣,好像也什么意思,不如我們打個賭吧,七步之內,我要是能夠哼出讓你心滿意足的歌,你不但要出山幫我,再親我一口如何?”

    林虎笑瞇瞇的望著對方,倒是讓凌可兒臉蛋一紅。

    好在林虎這呆萌的外表,本(身shēn)對于女修就有極大的殺傷力,而且親貓一口,問題并不是很大,不至于說讓人接受不了。

    (身shēn)旁有修士笑著道:“要是你輸了呢?”

    “輸?”林虎笑瞇瞇道:“我要是輸了,條件就隨便你提吧,只要不違背江湖道義,不違背本心的事(情qíng),我都能答應你!

    凌可兒皺著眉頭,無語道:“就你這么一說,能不能答應,還不是看你自己的嗎?”

    林虎輕笑道:“要比嗎?”

    “比,當然要比!”眼看林虎這么大的信心,凌可兒哪里肯示弱,她心里癢癢的,倒是想看看林虎如何弄出自己喜歡的歌曲來。

    而且看似林虎方面占據主動,可她主動權也不小。

    喜歡不喜歡,都是自己說了算,除非是林虎能夠作出讓她無法拒絕的歌曲。

    林虎已經邁出了第一步。

    小小的一步邁出,林虎露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模樣來,眉頭皺成了一團,讓人(情qíng)不自(禁jìn)為他捏起了一把汗。

    就連凌可兒,心里都有些相信,林虎面對自己的條件,是沒有準備的。

    她也在琢磨,自己要求是不是太過分了。

    這么多人面前,林虎真要是輸了,多半還是會有些丟臉的感覺,想到這里,她內心糾結的要命。

    上次寶衣發布會她就玩得很開心。

    按說凌家不會阻攔她拋頭露面,可這種表演(性xìng)質的,一般還是不會(允yǔn)許,若非是林虎,她還體驗不到這種感覺。

    被外人這么追捧,內心其實(挺tǐng)享受的。

    見她一副糾結的模樣,林虎心中不由一笑。

    看起來不是故意針對虎爺的,不過虎爺也不需要你來擔心,到時候記得履行自己的承諾就行了。

    兩步。

    秦婉兒都(禁jìn)不住吞了吞口水。

    七步成曲,真要是成了,多半會成為佳談,可如果失敗了,難免會成為笑料。

    在場人多,固然沒什么惡意,可總會有人傳出去,被有心之人折騰一番,多少會有些麻煩,畢竟林虎現在的產業,讓人有些眼紅,如果繼續發展下去,絕對會成為龐然大物,能夠供養一個家族的資源,任誰都會眼饞。

    三步。

    凌可兒頓時有種忍不住的感覺,張了張嘴,想要讓這賭約作罷。

    林虎眉頭忽然舒展開來,露出一絲笑意來。

    慕青一見,心中也松了口氣,她雖然接觸林虎不多,看對于林虎還是比較了解的,他從來不將話說的太滿,保留一定的余地,實際上沒有把握,他也不會提出來。

    要是林虎得知,恐怕要慚愧的要命。

    他有個(屁pì)的把握,無非是自己所在的世界,這方面很完善,加上白虎城缺乏這方面的產業,又有足夠的資源可以調動,林虎才敢實際((操cāo)cāo)作。

    實際上就算是((操cāo)cāo)作途中,也是小心翼翼的,基本上不敢一次鋪得太開,擔心自己駕馭不了,好在結果是喜人的。

    慕青拍了拍凌可兒的手背,示意她不要慌張。

    果不其然,幾步走下來,林虎不由咧了咧嘴。

    “像江南折過花……對(春chūn)風與紅蠟……多(情qíng)總似我,風流(愛ài)天下!”

    不謂俠這首歌,透著林虎的嘴唱出來,缺了太多的味道,可慕青有說過,林虎本(身shēn)不擅長唱,但是能夠創作。

    眾人聽起來糊里糊涂的,倒是慕青凝神聽來,很快便跟著唱了起來。

    凌可兒也是無法抑制的跟著哼唱起來。

    慕青的嗓音空靈,凌可兒的嗓音清脆,各有各的特色,大體上哼唱一遍之后,便略微修繕了一下,音調更加準了一些,聽起來自然是一番享受。

    不少人也跟著偷偷哼唱起來,歌詞朗朗上口,旋律動人,就算不是精通此道的行家,也莫名聽得懂,內心欣喜起來。

    “如何?”林虎輕笑一聲,自信的望著她。

    凌可兒不由哼了一聲道:“算你厲害!”

    她根本拒絕不了,至少自己很喜歡這首歌,哪怕現在只是個雛形,她都覺得(愛ài)不釋手,自然無法說出違心的話。

    再者她也明白,自家爹爹一定會同意這件事(情qíng)。

    畢竟能夠跟林虎交好,是家族目前的策略。

    而她本(身shēn)也不是反感這件事(情qíng),從這種創新的歌曲來看,就明白林虎不是鬧著玩,多半會跟之前的寶衣發布會一般,讓人耳目一新,轟動全城。

    她此刻內心居然隱隱期盼起來。

    眾人都忘記了評論。

    倒是老秦興奮的鼓起了小巴掌,手掌心紅彤彤的,嘴里更是喊道:“虎爺真棒!”

    林虎淡定的瞅了她一眼道:“虎爺出馬,就沒有辦不成的事(情qíng)!

    緊跟著林虎看向凌可兒道:“剛才咱們打了什么賭來著?”

重要聲明:小說《修真世界的老虎》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六百二十八章 打了什么賭來著?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