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欠他太多,命給了怕也不夠!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煙斗老哥 書名:大國名廚
    喬智從來沒想成為英雄,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頂多想成為還算有點成就的廚師。

    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成為金庸大俠小說里,所謂的“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之流。

    營救陶茹霜是本能反應。

    她是自己的小姨子,如果她出了什么事,自己絕對會一輩子良心過不去。

    喬智也沒想到自己誤打誤撞,竟然搗毀了一個連環殺人綁架團伙。

    首犯涂輝的殺人事跡太過于殘忍、(陰yīn)暗,官方并沒有對他進行報道,而是選擇報道那個喬裝陶茹霜的女幫兇,被網名形容為“紅粉魔頭”。

    喬智救陶茹霜的過程,也沒有見諸于報。

    陶南芳晚上八點左右來到醫院,醫院的副院長帶著一群醫生陪同。

    每年陶南芳會給省人民醫院無償捐贈幾百萬的善款,陶南芳到來,院方自然很重視。

    “既然是陶董的女婿,我們醫院肯定會安排最好的大夫和用最好的藥!备痹洪L笑著承諾。

    陶南芳已經在第一時間通過秘書了解到喬智的狀況,知道他的傷勢已經被處理好,接下來便是療養等待傷口愈合。

    “謝謝!碧漳戏嘉⑿Φ溃骸奥闊┠銈兞!

    等醫院的工作人員離開之后,坐在喬智的旁邊,陶茹雪遞過來(熱rè)茶,陶南芳抿了一口。

    “近期就好好休息吧,食堂的(情qíng)暫時不用管。如果那邊有忙不過來的地方,我會安排集團人事調派幾人增援!

    沒想到陶南芳主動開金口,喬智眉頭一挑,連忙嘆氣道:“食堂是(挺tǐng)忙,需要幾個信得過的大廚,緩解一下壓力?”

    陶南芳深深地看了喬智一眼,“說吧,你想要調誰?”

    “鐘石吧!廚藝不錯,跟我的關系也好!眴讨堑。

    陶南芳微微意外,原以為跟自己會要個特級廚師。

    鐘石雖然在此次廚王大賽獲得第三,但職稱還沒有走上去。

    雖然知道鐘石很有潛力,但以陶南芳的(身shēn)份,還不至于對他太上心。

    “鐘石是鐘老的孫子,你也知道鐘老在集團的地位、在淮南菜系的影響力。我可做不了他孫子的主!碧漳戏枷肓讼,“如果你事先跟鐘石說好,他愿意到食堂幫忙,集團這邊肯定不會攔著!

    陶南芳還真夠老辣,一眼便看穿喬智跟鐘石私下其實已經說好。

    只是淮香集團和鐘老那邊不好辦,如果淮香集團愿意放人,鐘石再給爺爺軟磨硬泡,那就少了兩大阻礙。

    “謝謝,我嘗試勸勸他!眴讨锹冻龊苣刂。

    陶南芳深深地看了一眼喬智,覺得被他算計了。

    但喬智這次又救了自己的二女兒,即使被他算計,那也是心甘(情qíng)愿。

    陶南芳不愿意背負太多的人(情qíng)債,若是能用其他東西償還,自然不會吝嗇。

    陶南芳在病房里又呆了片刻便離開。

    陶茹霜見陶茹雪要留下來陪著喬智,便跟著陶南芳一起坐車回家。

    常嶺極少會看見二小姐會坐自己的車。

    “你的事(情qíng),我已經不打算過問。不過,做任何事(情qíng),都得小心謹慎。雖然那個兇手是故意接近你,但你如果有足夠的防備之心,怎么會讓自己陷入那么危險的境地呢?”陶南芳沉聲說道。

    “是啊,我沒腦子,沒提防心。如果換做你和我姐,絕不會遇到這種困難。你們對狗啊貓啊這些小動物根本沒有好感,怎么會往寵物醫院跑呢?”陶茹霜紅著眼睛說道。

    “我不是想批評你,只是想提醒你!碧漳戏加X得頭大。

    二女兒跟自己說話的語氣,總是仇大苦深,將自己視作敵人。

    “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提醒!碧杖闼湫,“咱倆還是都閉嘴吧,省得吵架,讓人看笑話!

    也就陶茹霜敢和董事長這么說話了。

    常嶺尷尬地咳嗽了一聲。

    自己可不會笑話,這點職業精神還是有的。

    原以為陶茹霜肯坐老板的車,兩人的關系緩和,沒想到還是一如既往地水火不容。

    陶南芳覺得空氣壓抑,不愿意多說別的。

    陶茹霜的(性xìng)格其實也像自己,跟個刺猬似的。

    誰想靠近她,反而容易被她戳傷。

    也就大女婿跟她相處得還算融洽。

    出院之后,陶南芳也想跟二女兒緩和矛盾。

    否則,也不會讓(春chūn)姨將她的房間整理一番。

    只是沒想到陶茹霜對自己的這種關心,不僅不接受,而且還相當排斥。

    在此之前,兩人已經冷戰多(日rì)了。

    陶南芳發現管教二女兒,比起管理公司那些狡猾的高管,要更加復雜。

    陶茹霜也感覺到陶南芳想要改變兩人的關系。

    但她可不是對陶南芳言聽計從的陶茹雪。

    陶南芳越是想要插手自己的人生,她只會越叛逆。

    返回家中,取了干凈衣服,準備洗澡。

    陶茹霜站在鏡子面前,將額頭的繃帶紗布撕開。

    對著宛如精美工藝品缺了一角的臉蛋。

    陶茹霜自言自語:“你欠他太多太多,就算將命給了他,怕也不夠!”

    盡管醫生叮囑傷口不要碰水,否則容易導致發炎,但陶茹霜還是洗了頭發,難以避免讓傷口碰了水。

    因為陶茹霜只有自己洗得干干凈凈,才能忘記自己曾多么狼狽。

    躺在(床chuáng)上,感覺特別疲乏,眼皮越來越重,頭也疼痛異常。

    朦朦朧朧之間,陶茹霜聽見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她又昏沉睡去,陷入無邊的夢魘。

    被關在那個鐵籠內,脖子上掛著狗(套tào),涂輝那雙可怖的眼睛,死死地盯著自己。

    她想要掙脫,但卻沒有任何力氣。

    僵持了很久,她不停地喊救命,知道嗓子啞了。

    出現一絲亮光,她睜開眼睛,大口大口地呼吸。

    發現自己躺在病(床chuáng)上,鼻子里充斥著消毒水的味道。

    陶茹霜以為自己在做夢,直到發現自己握著一只手,來自姐姐。

    “我怎么會在這里?”陶茹霜好奇道。

    “昨晚回家之后,你就一直高燒不斷,然后我便將你送到醫院。你躺了一天一夜!”陶茹雪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陶茹霜輕聲分析,“謝謝你。昨晚洗澡時應該注意,傷口碰到水,發炎導致高燒了!

    “你應該謝謝喬智。他等你離開之后,就勸我回去找你聊聊。他說,你更需要我的陪伴!碧杖阊┹p聲說道,“我必須跟你道歉,因為我和媽都忽略了你曾有過怎樣的遭遇……”

    陶茹霜的高燒,跟傷口碰水無關,而是跟地獄般的恐怖經歷有關。

    陶茹雪已經預約了心理醫生,等陶茹霜清醒一點,便會給她做心理疏導。

    **的傷痛,半月便能好,但心靈的傷痕,可能延續一年甚至一生。

    陶茹雪不得不承認,喬智的心思比自己要細膩多了。

    陶茹霜抿起櫻桃般的紅唇,晶瑩的淚水成串從眼角滾落。

    不愿意承認,感受到了親(情qíng)的存在。

    房門被敲響,陶茹雪擦掉眼角的濕潤,史家城站在門口,尷尬地沖著陶茹雪笑。

    史家城不知為何,比起老婆,更加害怕大女兒。

    “爸來陪你,那我就走了!碧杖阊┻f給史家城一張信用卡,“如果她想吃什么,就給她買!

    “爸有錢,用不著你給我!”史家城紅著臉,心虛地說道。

    最近手頭是有點拮據。

    嚴格來說,手頭就沒有寬松過。

    靠著幾家門面的租金,過著入不敷出的國王式快活(日rì)子。

    再過幾年,五家門面恐怕只剩下兩家了。

    “給你就拿著吧!碧杖阊├涞,“等茹霜出院,我會停掉這張副卡!

    史家城終究還是將信用卡放入口袋,目送陶茹雪直到消失在走廊盡頭。

    轉(身shēn)回到病房內,沖著陶茹霜笑,“沒想到你爸這輩子還能用到你姐的錢!

    二女兒搖頭嘲諷:“那是給我花的,瞧你沒出息的樣子!

    史家城嘿嘿又笑了兩聲,走到二女兒(身shēn)邊,望著她如花似玉的臉上,紅腫、淤青還有傷疤。

    “我的乖女兒,你怎么傷的這么重!那個殺千刀的惡魔,我真想殺了他!崩鲜吠蝗槐瘡闹衼,嚎啕大哭起來。

    陶茹霜哭笑不得。

    父親變化莫測的(性xìng)格,早已見怪不怪。

    ……

    喬智住院的幾天時間,來了不少人探望。

    除了食堂的工作人員之外,還有自己的一些老顧客,比如黃成還有姚艷。

    喬智原本不想驚動黃成,黃成想要預約包廂,并指名讓喬智下廚。

    喬智只能告訴黃成,自己出了點小事,正在住院。

    黃成心中一驚,繼續打聽醫院地址。

    喬智知道黃成將自己當成朋友,也就沒有隱瞞。

    只是沒想到黃成和姚艷兩人共同到來,還帶來了不少營養品。

    從黃成和姚艷兩人與自己說話的態度來看,喬智發現這一男一女的關系似乎比起朋友更多了一層。

    喬智猜測黃成和姚艷可能會發生什么,這種事(情qíng)即使看破了,也不好說穿。

    黃成和姚艷除了丟下營養品之外,還丟下了幾件禮品,都是價值好幾萬的東西,喬智坦然收下,以后等有機會再送還人(情qíng)便好。

    到了喬智和黃成的關系這一步,就不能隨便拒絕禮。

    將彼此當成知己來相處,若是你太計較,反而會讓對方覺得生疏。

    換做以前,喬智可不敢收下,但他現在已經有底氣償還人(情qíng)了。

重要聲明:小說《大國名廚》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203章 欠他太多,命給了怕也不夠!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