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喜劇之王》

    轉眼到了農歷二十,臨近一年末尾。

    心藝娛樂舉辦了一場頗為樸素的年會,這也是徐彥接手心藝后所主持的第一個年會。

    像普通公司年會必備的歌舞表演,徐彥一個沒有安排,畢竟旗下的藝人已經忙活了一整年,沒道理再給增加額外負擔。

    發完獎金和年貨,簡單地吃吃喝喝,年會便差不多結束了。

    作為最后的消遣活動,徐彥包下了一整個影院,組織員工觀看《喜劇之王》。

    這部賀歲片再過幾天就會在全網上映,今天算是內部福利,可以一睹為快。

    除了心藝的員工及家屬外,徐彥還在公司官方賬號底下抽取了一批幸運觀眾,作為對粉絲的回饋活動。

    至于媒體和記者,一概沒有發出邀請,本就是休閑娛樂的活動,徐彥不希望搞得太過官方。

    ……

    老徐家一大幫人被安排在一個單獨的影廳,除了個別實在抽不出空的,就連剛出院的徐文都坐著輪椅前來觀影。

    “開始了,開始了!”

    影廳的燈光暗下,大屏幕中打出了心藝的logo。

    畫面切換至宣傳片中曾出現過的一幕,周興所飾演的男主角尹天仇在海邊大喊出“努力!奮斗!”,在其轉(身shēn)的瞬間,正中浮現出電影的片名《喜劇之王》。

    連串的演職員表顯示過后,一陣(陰yīn)森詭異的bgm忽地響起,(陰yīn)暗的畫面中飄過一道道鬼魅般的人影。

    毫無征兆的恐怖片展開,嚇得幾個膽小的女孩發出一陣尖叫。

    難道是放錯片子了?不是說好的喜劇嗎?好嘿人哦!

    下一秒,男主角尹天仇在攝像機后喊了聲“卡”,之前所營造的恐怖氣氛立時被破壞殆盡。

    從攝像機后走出,尹天仇對著群演們一通抱怨,讓他們能夠拿出點精神來,哪怕他們扮演的是路人甲乙丙丁,但一樣是有生命、有靈魂的。

    一(身shēn)西裝的尹天仇在說出這番話時,頗有點大導演的既視感,可眾人總覺得哪里有點古怪。

    待得尹天仇回到攝像機后,準備重新拍一條時,一個男人揪著他的頭發將其拉開。

    一番對話,眾人這才得知,原來男主角尹天仇只是一個跑龍(套tào)的。

    劇(情qíng)繼續,導演需要一個反應快、會演戲的龍(套tào)等著急用,尹天仇自告奮勇。

    導演狐疑地看了尹天仇一眼,讓他試著表演各種表(情qíng)。

    周興浮夸的表(情qíng)表演,讓影廳內響起了一片笑聲。

    笑著笑著,眾人看到屏幕中尹天仇認真且死板地與導演爭執一個人受到太大打擊就不會有反應了,但導演完全不屑一顧,那種黑色幽默的味道立時就顯現了出來。

    他沒有在刻意搞笑,相反,他是在認真地演戲,然而在旁人以及觀眾看來,他卻顯得十分可笑!

    對于影片鑒賞能力頗深的徐文已然明白了這部影片的主基調,這是以喜襯悲,由一個小人物的喜延伸至一個群體乃至一個時代的悲。

    一部成功的電影,不說特別深刻,至少要具有一定的普適(性xìng),切中當代觀眾的集體(性xìng)心理。

    而這部《喜劇之王》,按照這個走向來看,大概率就是具備一定普適(性xìng)的電影。

    想到這,徐文不(禁jìn)側過頭瞅了瞅旁邊的徐彥,莫名感到有些心(情qíng)復雜。

    一個想法頃刻間在徐文腦中冒出,且一發不可收拾。

    “或許我可以正式卸下董事長的職務,專心當個演員?”

    徐文覺得這樣貌似還(挺tǐng)舒坦,小(日rì)子豈不比過去來得愜意?

    ……

    一個男人最悲哀的事(情qíng),莫過于在自己最貧困潦倒的時候遇到了想廝守一生的女孩。

    尹天仇與柳飄飄共度良宵后,第二天清晨,他起來時看見坐在窗前的美麗女孩,不(禁jìn)升起了深深的自卑。

    生活的貧窮,事業的坎坷,讓他沒有勇氣去握住這份(愛ài)(情qíng)。

    尹天仇打開自己儲藏用的餅干盒子,取出自己僅有的幾張鈔票,輕輕地將邊角順平,放在柳飄飄的包上。

    然后是衣服兜里的所有硬幣。

    再次打開盒子,拿出手表和存折。

    這便是他所有的財產了!

    眾人心頭微微發堵,這么做難道不是注定會產生誤會嗎?

    果不其然,柳飄飄進屋看到包上的東西,神(情qíng)瞬間就變了。

    章白芷對于這一刻柳飄飄的(情qíng)緒拿捏非常到位,那種好似有什么珍貴的寶物碎掉的眼神,感染力十足。

    對著裝睡的尹天仇平靜地說出“謝謝老板”,柳飄飄關門離去。

    鏡頭拉伸,同時給到了室內和室外。

    走出房門后的柳飄飄停頓了下腳步,隔了會兒才大步向前。

    躲在窗后的尹天仇側過頭想要看上一眼,卻遲遲未能看向外邊。

    “真是急死人!你趕緊追上去!”后方傳來一道抱怨聲,聽著應該是徐菲菲的聲音。

    這話可謂道出了眾人共同的心聲,站在上帝視角,眾人看得分明,尹天仇并沒有將柳飄飄當做小姐,他只是由于卑微而不敢表達出(愛ài)意,而柳飄飄亦對尹天仇存有(情qíng)愫。

    明明是兩(情qíng)相悅的一對人,因為彼此的心結與誤會,結果無疾而終,這種橋段最是令人胃疼。

    不過《喜劇之王》在劇(情qíng)安排上明顯有別于普通肥皂劇,接下來的一慕,堪稱影史經典。

    “喂!”尹天仇喊住了柳飄飄。

    “怎樣?”柳飄飄抱著雙手,看向尹天仇道。

    “走了?”尹天仇問道。

    “是!”柳飄飄應道。

    “去哪?”尹天仇又問道。

    “回家!”柳飄飄答道。

    “然后呢?”尹天仇沉默了下,繼續問道。

    “上班!”柳飄飄理所當然道。

    尹天仇雙手插著褲帶,點了點頭,猶豫數秒后開口道:“不上班行不行?”

    “不上班你養我嗎?”柳飄飄回道。

    尹天仇苦澀地笑了笑,卻是無法給出回答,唯有無奈地和柳飄飄打了招呼告別。

    鏡頭切換,柳飄飄踩著高跟鞋走在海岸邊。

    忽地,尹天仇跑著追了上來。

    “喂!”尹天仇遠遠地喊道。

    柳飄飄停下腳步,點了支煙在手上,半側過頭,略顯不耐煩地問道:“又怎么啦?”

    尹天仇哽了下喉嚨,鼓起勇氣抬頭道:“我養你!”

    柳飄飄緩緩轉過頭,手指撩撥著被風吹在臉上的頭發,不無嘲弄地說道:“你先照顧好自己吧,傻瓜!”

    尹天仇站在原地,望著柳飄飄遠去,臉上神(情qíng)黯然。

    另一邊,搭上出租車,之前還一臉云淡風輕的柳飄飄竟哭得淚流滿目。

    她手里緊握著尹天仇之前放在她包上的那些物件,珍重地放進包里。

    緊接著,她從包里拿出了一本書。

    那正是尹天仇最為珍視的,等同于自(身shēn)演員夢想的那本《演員的個人修養》。

    沒錯,他不僅僅是把自己所有的財產給了柳飄飄,更是把自己的一切都給了她!

    這個細節,毫無疑問是點睛之筆,讓之前尹天仇的行為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本質(性xìng)不同,也將影片的格調給提升了一個檔次不止。

    “難怪前面一直點到基斯夫拉斯尼坦斯的理論,并給到了這本著作相當的特寫,原來都是為了給這一幕鋪墊!”

    眾人恍然,這才意識到劇中的精心安排。

重要聲明:小說《我啟蒙了文娛盛世》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80章 《喜劇之王》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