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新人姜檀兒

    此女打扮華麗,外貌清純。

    綰起的頭發上別了一只大紅色的蝴蝶結。

    (身shēn)段優美。

    青澀未丟。

    一步步走來,款款生蓮。

    大家閨秀也似。

    饒是向來以佛系已婚男人自居的王風,也忍不住多瞧了兩眼。

    那女孩也是奇怪。

    一路走來,視線始終掛在王風(身shēn)上。

    不曾離開半點。

    且是眼神復雜。

    “不準看!”寧秀秀站起來擋王風眼睛。

    敵未至。

    就已經警惕。

    女孩無視秀秀和葉羨,走到王風面前,輕輕坐下。

    也不說話。

    就巴巴地看著。

    望著已經疑心四起的寧秀秀,王風咳嗽了一聲,問:“來試訓的?”

    女孩點頭。

    “段位?”

    “雙服王者!

    嚯。

    厲害。

    王風抽出打印好的資料表,遞給她,“填一下!

    等女孩填好資料表。

    王風掃了眼。

    眉頭擰了起來。

    也沒看到其他。

    單單第一欄。

    姓名:姜檀兒

    姜檀兒?

    王風對前(身shēn)記憶了解的透徹,他知道這個名字代表著什么。

    八個大字。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拿個簡單的比喻就是:

    假如王風是工藤新一,那么姜檀兒就是毛利蘭。

    但因為工藤新一受不了毛利蘭的臭(屁pì)老爸,歷經波折,最后娶了灰原哀。

    也就是寧秀秀。

    我滴乖乖。

    來了來了。

    重生者的最大挑戰!

    究極史詩級二選一命題。

    ……選個(屁pì)啊。

    寧秀秀她不香嘛。

    “怎么了?拿過來我看看!

    寧秀秀抓過資料表,仔細研究了一下,也沒有發現什么“今晚九點來我房間”的暗號。

    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王風在構思。

    秀秀在瞪眼。

    葉羨在吃瓜。

    姜檀兒在眉目溫柔。

    世界名畫。

    剛巧又來了兩個女孩子。

    趕緊讓葉羨和秀秀接待。

    “跟我來吧,一會安排試訓!

    王風帶著姜檀兒進基地。

    “你是魚嗎?”

    這是姜檀兒的第一句話。

    “?”納悶。

    “科學家說魚的記憶只有七秒,你要不是魚,你怎么會認不出我呢!苯磧盒÷曊f。

    “認出了認出了,只是……”

    “太好了,風哥哥!”

    王風話未落音。

    姜檀兒就如一只小白兔鉆進了他懷里。

    入夏衣少。

    王風甚至能感覺了兩團柔軟在他(身shēn)上蹭了蹭。

    “噗……”

    一旁經過的是昨天入住基地的蘇容。

    舉著水杯想看看外面怎么樣了,一到客廳就目睹如此勁爆一幕,冷淡如她,嘴里的溫開水也是不受控制地噴了出來。

    王風瘋狂使眼色。

    蘇容趕緊咳嗽了一聲。

    羞退了姜檀兒。

    王風深吸一口氣。

    給坐在沙發上的姜檀兒倒了杯水,“給,多喝(熱rè)水!

    “謝謝風哥哥!

    女孩捧著紙杯,竟是(愛ài)不釋手了起來。

    眼睛始終不離王風。

    王風終于讀懂了她眼睛里的東西。

    是(愛ài)慕。

    這不扯淡嘛。

    再深吸一口氣,王風語重心長道:“姜檀兒,聽好……”

    “你以前都叫我檀兒的……”女孩委屈碰手指。

    “……檀兒,你聽好了,我現在已經結婚了,我的妻子就是前面的like,你還是……”

    面對這樣一個特殊的角色,王風也說不下去了。

    更不想看結果。

    趕緊去了門外。

    (身shēn)后是什么?

    與他而言。

    都不及和秀秀商量晚上吃什么重要。

    回到椅子上。

    秀秀和葉羨忙著登記和解惑。

    王風在梳理記憶。

    最后化為呵呵一笑。

    成長就是這般殘酷。

    小時候大棗樹下拉勾勾的誓言,有多脆弱呢,一陣晚風就吹散了。

    前一秒還在你當媽媽我當爸爸過家家,后一秒一聲“迪迦奧特曼播了哦”趕緊“拋妻棄子”溜了溜了。

    這集神秘男子搶了大古的神光棒,肯定非常精彩。

    管你女孩子在(身shēn)后拿了個塑料袋戴在頭上幻想婚紗有多美。

    “風風,那個女孩是誰呀?”

    寧秀秀的話將王風從回憶里拽出來。

    “哦,小時候的玩伴,她家當時就住在那邊呢!蓖躏L指了指一個方向。

    “青梅竹馬?”葉羨插了一句。

    “小孩子過家家!蓖躏L擺擺手。

    說再多。

    那都是前(身shēn)的破事。

    王風盜號了。

    再怎么大輪船級別的扣扣好友也和他沒關系。

    他只喜歡半夜2點和寧秀秀整午夜活動你管得著嘛你。

    “沒那么簡單吧?”

    寧秀秀抱拳,打量王風,“她看你的眼神非常深(情qíng)哦!

    越說越氣。

    錘了王風一拳。

    “負心漢!”

    葉羨也跟著錘了一拳。

    “渣男!”

    “造反吶你們!”王風一拍桌子,“好好干,不然中午沒飯吃!”

    氣呼呼地起(身shēn)。

    回基地。

    看似硬氣,實則也慫。

    扶著墻壁偷偷ob客廳(情qíng)況。

    說到底。

    外貌協會。

    今(日rì)這姜檀兒若不是這般顏值(身shēn)材比肩秀秀甚至青澀更甚,而是一位膀大腰圓的壯碩女子,說出“風哥哥”三個字,王風早忍著反胃攆出去了。

    如此(嬌jiāo)滴。

    王風于心不忍。

    放眼看去。

    姜檀兒乖乖坐在沙發上,輕輕放下水杯,像個沒事人一樣。

    王風放心走進。

    “淺談老師,什么時候安排我試訓呢?”

    突如其來步入正軌的話題。

    令王風一愣。

    才說:“等等,還差兩個!

    “嗯嗯!苯磧狐c頭。

    王風偷偷打量。

    松了口氣。

    進來時在考慮姜檀兒合不合適留在VT。

    是否會影響主教練工作以及隊內上單發揮。

    現在看來。

    警報解除。

    雙服王者,應該很頂吧。

    寧秀秀蹭蹭蹭的跑進來。

    示威(性xìng)瞥了眼姜檀兒。

    親昵地挽著王風的手臂。

    “風風,咱們中午吃什么呀~”

    王風:“呃……”

    一旁的姜檀兒憤然起(身shēn)。

    走向廁所。

    王風沉思。

    要不別留了吧。

    留下來不是隊伍天天(陰yīn)陽怪氣內訌?

重要聲明:小說《LOL之把老婆黑到退役》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九十九章:新人姜檀兒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