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舊怨浮現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不念風 書名:我竟然是把劍
    “我跟你說,村長家的兒子昨天回來了,好像已經是什么練氣七重天的武者了呢,很是風光。你爹想著,給村長送個東西,也算是一份心意!绷中『叹従徴f道。

    “云鐵柱,練氣七重天,聽上去可真厲害呢!”

    聽到母親所說,云一忽然明白了父親的用意,他頓時有些氣憤,說話間都帶有一絲怒氣。

    以前,那云鐵柱可沒少找自己麻煩,練氣七重天又怎樣,自己現在可是已經到了八重天境界,自然是不怎么畏懼。

    “怎么,以前的事你還介懷呢,現在人家可是武者了,你可不要無端生事!”

    林小禾看到兒子的表(情qíng)有些異樣,便是急忙勸說。

    “你娘說的對,要學會忍讓!

    一旁忙活的云山,不時揮動著鐵錘,無奈地向兒子說著。顯然,這么多年的為人處事,他也經歷了許多事(情qíng),有些時候是不得不低頭。

    “嗯,我知道,我已經長大了,不會與他計較的。對了爹,你跟我娘這兩天不要出門太遠,最近應該會有大事發生!

    云一隨口答應著,卻是忽然想到了無名告訴他的事(情qíng),是那個黑團以及所帶來的莫名不安。

    “這好好地,能有什么事(情qíng)發生,只要你別生出什么亂子,那就肯定沒事!甭牭絻鹤铀,云山倒不是很在意。

    最近沒有什么異樣,要說與往常不同的,就只有村長家的兒子回來而已,只要云一不去找事,其他倒也是沒什么。

    云一抬起頭,皺眉看向父親,神(情qíng)急切地又說道:“爹,你要相信我,這兩天一定要小心注意!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呢,就像往常一樣去鍛煉(身shēn)體就行了,這桌子呢,等我做好就去送給村長,也算是能盡量少一些摩擦吧!

    “可是…”

    云一還想再說什么,卻被母親伸手阻攔。

    “好了,我們會小心的,你放心好了。還有啊,照看好自己才是你最應該做的,別總擔心我們!绷中『涛⑿Φ卣f著,言語間亦是十分輕柔。

    “我可已經長大了,肯定能夠照看好自己,而且我現在很強壯,我能夠保護你們!

    說著,云一還挽起袖口,抬起胳臂向母親展示了幾下自己的肌(肉ròu)。

    “行,我兒子最厲害了,能夠保護爹娘。好了,我去給你們做飯,你先幫你爹,我一會兒來叫你們吃飯!

    伸手輕輕摸了摸兒子的臉龐,林小禾很是欣慰。

    “好,您去吧!

    說完,云一換了個位置繼續幫父親固定著木板?粗赣H很是認真地制作著,云一心中有點泛酸。

    如果,父親知道自己是武者的話,是不是就不用這樣了。雖然他很想告訴父母,但是心底卻有一個聲音卻在告訴他,不可以!

    以他現在的境界,還沒有足以真正保護他們的能力,倒是有可能引出更多禍端,所以,還是不告訴他們為好。

    午飯過后,云一握起無名劍跨步出門,向著“老地方”的方向漸漸走去。

    “無名,你之后還有沒有上午的那種感覺了?”行走途中,云一出聲問道。

    “沒有了,那個感覺也只有那一瞬間而已,不過卻令我印象十分深刻。這兩天一定會發生什么,錯不了!睙o名篤定地說著,很是肯定自己的想法。

    “好吧,既然無法知曉具體(情qíng)況,只能是等著了。哦對了,你今天能不能別再刺激我了,真的會要人命的!

    自從三年前開始,云一的體能修煉總會受到魂海中那個小陣法的支配。

    開始也只是跑步、深蹲、俯臥撐一些,后來就是倒立跑圈、單腳深蹲、還有支撐的手指逐漸減少的俯臥撐。

    等云一堅持不住的時候,冷不丁就是一下刺激,待他的魂海逐漸適應這種刺激后,無名便又會加大力度。

    “別廢話,那得看你對于訓練的努力程度,至于是不是需要刺激,那我自有定奪!

    “好吧,那你可別又下手重了啊,都偷偷加強許多次陣法強度,一次比一次狠啊!

    說話間,云一警告著提醒無名。他現在想起來,三年內每(日rì)所受的刺激,都會有頭皮發麻的感覺。

    到了地方,云一聽著無名講述今天的訓練項目,漸漸長大了嘴巴。

    “什么?你讓我翻著跟斗跑圈?還五十圈!大哥,您玩我呢,你直接殺了我吧!

    聽完無名所說,云一直接一(屁pì)股坐在了地上,伸直著雙腿,滿臉頹廢。

    “你看,我說的吧,你自己對這體能修煉不上心,我也是很難做!”無名好似無奈地說著。

    無名剛說完,坐著的云一卻是突然間按地起(身shēn),向著無名劍的方向頓然伸手。

    “等等,手下留(情qíng),我這就去!

    云一有此等表現,那當然不是因為虛心接受這個訓練計劃,而是害怕魂海中的陣法又要刺激自己。

    按照無名說的,云一繞著圓坑的邊緣翻動著,在此之間都不敢有太多停頓,唯恐腦海刺痛。

    如今,云一為了修煉提升,已經在這個圓坑中訓練了三年,外圈以內三四米寬的區域,都已經十分平實,儼然沒有了當初土塊四散的場面。

    然而,中間的一塊區域倒是坑洼不平,有很多渠坑。這種景象,那自然是云一練習純陽劍所致。

    “云一,先停下來!

    約摸過去半個時辰,無名倒是突然出聲說道。

    剛翻(身shēn)而過的云一,聽到無名出聲,他便是停止了下來,此時表(情qíng)卻是有些納悶。

    “怎么了,我可沒偷懶啊,你別想誣賴我!

    “哎呀,不是你訓練的事兒。我剛剛感應到,你爹從你家出來,往正南邊的方向去了!

    “正南邊,那不就是后山么,我不是午飯時剛跟他說過別出去太遠么,他去那里干嘛?”云一郁悶說道。

    云一自然是擔心父親安危,無名說最近會有事發生,而云山只(身shēn)一人,還只是個普通人,有什么狀況出現自然是不能應付。

    “那預防萬一,我們現在就去后山,爭取在我爹到那里之前趕到!痹埔怀雎曊f道。

    他們所在的這個山丘,是在云一家的東南邊,離正南邊的后山并不是很遠,要是全力趕過去,說不定還真能趕在云山之前到達那里。

重要聲明:小說《我竟然是把劍》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二十五章 舊怨浮現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