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野獸尸體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不念風 書名:我竟然是把劍
    “好,那就直接去,順便看看那里周圍會不會有什么異常!睙o名也出聲應道。

    云一拔起無名劍,很快跑出圓坑,認準后山的方向,急忙就向那邊跑去。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云一已經從這邊到了山腰往上,再幾刻便是能到山頂了。就在他停步喘息幾下,準備一鼓作氣登上而去時,無名卻突然出聲。

    “你爹,他好像是回去了!

    “什么?你剛才怎么不說!”云一大聲說道。

    “感應也是需要能量啊,我又不可能一直維持著感應狀態!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墒,我爹怎么會突然間回去呢?”

    云一怎么也想不明白,父親為什么會往這邊而來,又為什么在半路會折返,實在是有些費解。

    “按他的腳程算起來,他應該是在山腳停留過了很短時間,然后就返(身shēn)了!

    看云一滿臉不解地喘著氣,無名稍微解釋說著,將自己的猜測告訴了他。

    “這樣啊,那我等下回去問他吧,F在嘛,既然已經到這了,就去山頂的叢林附近看看,是否會有些異常的地方!

    說完,云一重新開始啟程,只不過沒有剛才那么行進急促,只是平常速度而已。盡管他如今也算是個武者了,但也受不了長時間的體力消耗。

    行去的路上,偶有尋常鳥獸飛過,發出嘹亮的的聲音,而(身shēn)旁花草也是枝繁葉茂,富有生機。一切,好像與平時并無兩樣。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云一已然是到了山頂。山頂處地勢稍是平緩,有些很大一塊區域的叢林。

    云一一邊邁著步子行進,一邊左右轉頭探查著周圍的著(情qíng)況,除了偶爾的蟲鳴葉動,好像也沒什么其他動靜。

    “云一,往前面再走走!

    聽到無名傳來的話語,云一隨后就是往前而去。也許是村里人經常來這里捕獵野畜,現如今已經不怎么能看得到了。

    云一不時撥弄著斜擋視線的樹枝,緩緩走過半刻。

    “等等,往那邊再走十幾步!

    無名突然間好似感應到了什么,頓時出言讓云一轉變著方向。

    “好!

    順著無名說的方向,云一緊握劍柄,小心翼翼地向前緩緩行進十多步。

    突然,云一的視線之中出現了一只野獸,這野獸(身shēn)長近一米,通體黝黑,更是有著兩根一尺左右長的獠牙。然而現在這只野獸,卻已經是具尸體了。

    云一走上前去,繞著它的尸體轉著察看一圈。

    這野獸的尸體,呈現萎縮之狀,儼然只剩下了筋骨與皮毛。奇怪的是,它的全(身shēn)各處沒有任何傷口,就連尸體之上都沒有一只蒼蠅蚊蟲。

    按理來說,死去的野獸,尸體上定是會有大量的蒼蠅蟲蟻,絕不可是如此之狀。而且在這尸體周圍,都沒有其他生物逗留過的痕跡。

    眼看如此怪異,云一便是準備伸手去翻看這只野獸具體(情qíng)況。

    “別碰它!”突然,無名大聲提醒道。

    “怎…怎么了?”

    “看這野獸的骨架,體型本該較為寬大,如今卻成了這副模樣,定然是有很大問題。我能感受到,它的精氣能量被榨取過,這也是它的尸體形狀如此詭異的原因!睙o名認真說道。

    “什么?精氣被…被榨!”

    聽完無名所說,云一大驚失色,到底是什么東西,竟然是能夠如此詭異。

    “在這世間,人類與各種獸類,體內都是有著精氣能量的,只不過武者因為修煉,精氣純度與恢復速度都會很快,妖獸也是同樣道理。然而,就算是死亡,精氣的消散速度也會比尸體的腐爛速度慢一些,絕對不會像眼前的這般,這明顯是被榨取才會導致!

    無名很是詳細地向云一述說著他所知道的(情qíng)況,言語之間也都很是驚疑。

    “怎么會精氣還會被榨取呢,這不是屬于本(身shēn)的東西嗎?”云一不解地問道。

    “這個我正要說呢。你要知道,這世間并不是只有尋常妖獸野獸,除此之外還會有一些邪祟的存在,它們的生存之路也并非常理所能推斷。而最重要的,是你們人類!

    “?這又關人類什么事?”云一郁悶撓頭。

    “并不是所有武者都是正經修煉,難免會有利(欲yù)熏心、不擇手段之人,他們會使用一些妖邪的功法,來達到快速提升境界的目的!

    聽完,云一隨即不自覺后退兩步,兩臂環抱緩緩蹲在一旁,目光顯得很是呆滯。

    他還從未想過,竟然會有這樣的武者,當然,這是因為他還沒有見識過各種**(裸luǒ)的人(性xìng)。

    足足緩了好久,云一的心(情qíng)才漸漸平復,便是重新站立起來,無名的聲音又在他的魂海之中響了起來。

    “我從這具野獸的尸體上,感覺到了之前那黑團的氣息!

    “就是上午那個從上空飛過的黑團嗎?”云一跟著問道。

    “對,這尸體上有種與那黑團類似的氣息,不過又有些差別。我想,這之間一定是有著什么關系!

    “好吧,那我先把這具尸體埋掉,免得被其他人接觸到,再發生些什么不好的事(情qíng)!

    說完,云一四下觀看,尋找了處坑地,用無名劍再往深的刨了幾分,隨后找了兩根較粗的藤枝,打結扔起,圈(套tào)住那野獸的頭,用力往坑里拽拉而去。

    片刻過后,云一終于是將那野獸的尸體埋填處理好了。

    深深呼出一口氣,云一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雙手叉腰看著眼前被填埋的地方。他心里想著,應該是不會有人再接觸到了吧。

    “無名,那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

    想著發生的這些(情qíng)況,云一頓時有些不知所措,只得向無名詢問著。

    “回家,注意你家人的安危,當然了,這個前提是先保護好自己。不過呢,你也不必太過擔心,這幾年我的能量也恢復了一些,而且我對一些邪祟也是有些壓制作用的!

    云一聽完,看了看手中的無名劍,隨即便是立刻往山下行去。他在心里默默發誓,無論是什么東西,只要威脅到家人的安全,自己一定會全力以赴保護他們。

    帶著焦急的神(情qíng),云一全力揮步奔跑著,他此刻只想盡快趕到爹娘的(身shēn)旁。

重要聲明:小說《我竟然是把劍》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二十六章 野獸尸體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