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伊魯卡,始作俑者!

    眼看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shēn)上,這小男孩昂首(挺tǐng)(胸xiōng)。

    他指著宇智波川風道:“你聽好了,我就是木葉的水木!”

    原來你就是那個二五仔,利用鳴人偷封印之書,最后被大蛇丸的咒印給弄死的家伙啊。

    看著正對著伊魯卡竊竊私語地水木,還正對著自己指指點點。

    宇智波川風明白了,恐怕是這個家伙在背后煽風點火。

    他不斷地偷瞄左右的人,臉上都是得意,估計是打著出風頭的想法。

    宇智波川風心里已經盤算開了。

    要不要找個機會,干掉這家伙呢?

    想了想,宇智波川風還是放棄了,這家伙后面很重要的,沒有他,鳴人拿到封印之書,學會多重影分(身shēn)之術可能會更晚,何必呢?

    想著,宇智波川風隱晦地看了眼附近。

    已經有木葉警務部和暗部的人站在人群中。

    宇智波川風癟了癟嘴,一臉悶悶不樂的樣子,就想要離開。

    “喂,你不可以走!”突然,水木兇惡的聲音響了起來。

    他比宇智波川風大兩歲,站在宇智波川風面前,就好像是三年級欺負一年級的小朋友一般。

    額,好像還真是這么回事!

    真實!

    老實說,水木心里沒有絲毫不忍,反而覺得很快意。

    打敗一個肯定能戰勝的宇智波孩子,讓自己成為忍者大人們心中,繼承“火之意志”的人,肯定會收獲很多實際的好處。

    看不慣宇智波家族的,大有人在!

    他大聲道:“我早就知道你的事(情qíng)了,你別狡辯了,如果不是你們宇智波一族干的,為什么會被挪到村子的邊緣,九尾妖狐的襲擊,肯定和你們脫不了干系!

    這一手煽風點火玩得溜!

    因為你們被挪到村子邊緣了,所以肯定和你們有關系?

    宇智波川風心里吐槽,恨不得將水木打得滿地找牙。

    “胡說八道!”宇智波川風大聲說道。

    他已經明白了,這水木就是來找茬的,今天他少不了一頓毒打了。

    只是,宇智波川風的舉動,正和水木之意。

    他冷冷一笑,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你別抵賴了,你們宇智波一族一直都這樣,目中無人!

    水木的話,引起了許多人的共鳴,由此可見,宇智波一族有多么不得人心了。

    該出手結束這場鬧劇了!

    “呀!”

    稚嫩的聲音響起,他向著水木沖了過去。

    哪怕不動用寫輪眼,他也不會輸給一個孩子。

    渾然不知即將被暴打的水木,看到宇智波川風沖了過來,還對著周圍道:“大家看到了啊,這家伙先打我的,宇智波一族,果然是目中無人呢,就讓我來教教你……啊!

    不等水木說完,一記重拳便擊中了他的腰間。

    他吃痛下,額頭冒汗,下意識地彎腰捂著肚子,(身shēn)體弓得如同一只蝦子。

    “啊,水木!”伊魯卡見狀,本是一臉糾結猶豫,連忙跑了過來,想分開兩人。

    連你一塊打!

    宇智波川風心底悶哼,他雖然刻意讓自己沒什么章法,但自己的體術哪怕再差,也不會輸給這兩個忍者學校的小家伙。

    果然,哪怕伊魯卡加入,也并沒有好轉。

    宇智波川風左轉右突,伊魯卡和水木(身shēn)上就中了許多拳頭。

    三年級的水木也沒用!

    宇智波川風一拳一拳的重擊下,兩人只能抱頭痛哭。

    “啊,好疼!”

    “宇智波川風,你太囂張了!

    在眾人(身shēn)后,宇智波一族和暗部的人,有些目光復雜。

    他們雖說只是下忍,但能看出來,川風這孩子,出手沒什么章法,但每次伊魯卡和水木的拳頭打過來時,他就下意識地提前躲開了。

    這就是戰斗天賦么?

    相比川風,水木的動手就很有章法,他已經三年級了,在忍者學校中,早就接觸過各類結印、忍術、體術相關的信息。

    可是依舊不行!

    宇智波一族,又有一個天才誕生了!

    一想到這里,他們的眼神就更復雜了。

    這一刻,宇智波川風沒顧忌眾人的目光,哪怕怪罪下來,他也是一個孩子,而且是對方先罵自己的,所以,他打得暢快淋漓。

    就在此刻,宇智波川風突然心底警兆大生。

    他(身shēn)軀下意識地扭動,瞬間,便扭過了腰間那一柄尖銳的東西。

    踏!

    踏!

    宇智波川風連續踏步,拉開(身shēn)位。

    “卑鄙!”

    他看著從地上爬起來的水木,臉上滿是憤怒。

    只見,水木手中,一柄苦無散發著鋒銳的光芒。

    “那又怎么樣,戰場上,可不會有人跟你公平約戰!”水木繃緊(身shēn)子,將苦無反握在手中,眼神中滿是恨意。

    這本是他出風頭的機會,就這樣被這個宇智波的小鬼給破壞了。

    乖乖地被自己打倒不好么?

    “水木,算了吧!”伊魯卡還捂著(屁pì)股,癱倒在地上。

    他起不來!

    水木頭也不回,說道:“伊魯卡,你放心,我一定給你報仇!”

    說話間,他大吼一聲,便向著宇智波川風襲來。

    川風頓覺不妙,剛剛躲過苦無那就已經不是一個六歲孩子的反應了,如果要對付水木,勢必要暴露些許。

    想了想,他咬牙,就打算近(身shēn)時下狠手,惹起懷疑總比徹底暴露好。

    就在此刻,宇智波川風面前,黑影一閃,便出現宇智波鼬的(身shēn)影。

    他伸手,擺出忍者結印的起手式。

    “火遁,豪火球之術!”

    一個足球大小的火球,徑直向著水木的面門襲去。

    水木頓時瞪大了眼睛。

    “啊,喂喂……”一聲不滿的聲音響起,“我剛出去一下,你們這些小鬼在干嗎?”

    田中胖胖的(身shēn)軀,不知道怎么就到了水木和宇智波鼬中間。

    “土遁,土流壁!”

    兩面赤黃色的土墻,分立在田中兩側。水木的苦無都刺不進去,他直接摔倒在地,宇智波鼬的的豪火球也被((蕩dàng)dàng)開到了兩邊。

    田中氣定神閑,只是眉頭緊皺地看著幾人。

    水木眼珠一轉:“老師,宇智波家族的欺負人!

    川風和鼬瞪大了眼睛,這家伙果然不討喜啊。

    兩人對視一眼,就要解釋。

    突然,門口傳出來一個冷靜的聲音。

    “剛剛我和老師都看到了,是你先拿出忍具攻擊川風同學,鼬同學為了保護川風同學,才被迫反擊的!

    “而且,這里是一年級的教室,你一個三年級的學生,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明明就是你,想欺負川風同學和鼬同學!”

    是誰?

    川風下意識地看了過去,一個帶著眼睛的孩子,緩緩走了過來。

    田中知道宇智波一族的特殊,也正想糊弄過去。

    啪啪!

    田中拍了拍手,吸引了學生們的注意。

    他說道:“今天是給大家介紹一位同學,也是一個非常懂禮貌的孩子哦,他的名字叫做……藥師兜!

    藥師兜?

    川風頓覺后脊背發涼,似乎整個教室的空氣都降低了幾度。

重要聲明:小說《木葉的宇智波咸魚》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二十二章 伊魯卡,始作俑者!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 股票的涨和跌 国足最新消息 nba赛程排名 陕西麻将手机版下载 pk10冠军计划全天 捕鱼大师稳赢版1.2.1 吉林科乐麻将群 最新南粤36选7走势图 天天捕鱼破解版 浙江麻将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