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音樂大獎

    譜子寫好后,黑木城和新田慧利來到經常合作的錄音室。

    錄音室很熟悉黑木城的要求,合作愉快展開。

    新田慧利這么久以來,唱功雖然沒有太大長進,但是維持在正常水準。

    加上這首歌曲難度不大,不會有什么意外。

    有趣的是,錄音室這邊接到一個電話,說是找黑木城的。

    錄音室的人以為是黑木城告知(身shēn)邊的人在這里,喊他過來接電話。

    黑木城尋思著難道是公司打過來的。

    接過來一聽,一位自稱東京放送的工作人員送來一個好消息。

    《突如其來的(愛ài)(情qíng)》這首單曲入選唱片大賞!

    因為黑木城沒有正式出道,外界沒有聯系方式。

    對方聯系這家錄音室,沒想到黑木城正好在這里。

    這個獎項要比富士臺的歌謠祭有分量多。

    每年年底的各種音樂大獎,能被歌手重視的只有這兩個,還有一個是歌謠大獎。

    東京放送的工作人員告訴必要的消息后,沒有多說,掛斷電話。

    黑木城對于入選很意外,他沒有正式出道,沒有上過節目。

    思來想去,他決定去一趟,因為大獎作曲家協會以及唱片大獎制定委員會主辦,由TBS協辦。

    要是缺席,不免讓人覺得他目中無人。

    至于得獎,他沒有想過,知道頂多算是陪跑。

    這種大獎具備著權威(性xìng),但是存在著分豬(肉ròu)的嫌疑,他沒有經紀公司和沒有唱片公司暗中發力,加上本人都不積極,別人怎么會把獎給他。

    幾天后,黑木城盛裝打扮,拿著邀請函來到頒獎現場。

    是在東京都體育館舉行,內場是歌手和唱片公司的人。

    上面坐著的都是來應援,能夠看到掛著條幅,名字都是當紅男歌手:田原俊彥。

    進場的時候,黑木城一眼看到圣子。

    意外的是,松田圣子不是一(身shēn)白色長裙的打扮。

    就連頭發也不是圣子頭,反而剪短。

    穿著一件抹(胸xiōng)洋裙,裙擺被支起來,長度僅到大腿。

    纖細的頸脖上系著項圈,中間鑲著一顆閃閃發亮的珠寶。

    以前松田圣子裙子都過膝蓋,所以黑木城一直認為她胖乎乎。

    現在才發現那雙腿比想象中要細得多,而且穿著黑色的絲襪,踩著細足高跟鞋。

    這明顯是為上臺做準備的,在開始之前,還披著一件外(套tào)。

    圣子也是為數不多擁有應援團隊的女歌手。

    一群歌手中,圣子如明珠一樣備受矚目。

    圣子注意到走進來的黑木城,禮貌(性xìng)微笑點頭示意。

    不少人順著松田圣子的目光看過來,想知道是誰能夠引起圣子的注意。

    圣子很快看向別處,他們也無法確定。

    黑木城沒有上去貿然打招呼。

    座位按照男女分開,黑木城坐在男歌手這邊。

    音樂大獎分為最優秀歌唱獎,也是大獎中分量最重的獎項。

    然后是金獎,得到大眾強烈支持的獎項。

    換句話來說,是看銷量的獎項。

    其次是最優秀新人獎,從新人獎里面選出最優秀的歌手。

    其他亂七八糟的獎項不值得一提。

    “你是哪家事務所?”

    黑木城剛剛坐下,旁邊一位男歌手(熱rè)(情qíng)詢問道。

    這個問題讓黑木城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第一次來吧,別緊張!”

    男歌手誤會他的反應,以為是那種經紀人都沒有的新人歌手。

    “水原,別在那里冒充前輩啊!

    水原旁邊的男歌手打趣道。

    “什么叫冒充,難道我不是嗎?”水原不客氣頂了回去。

    前面座位的人轉過(身shēn),參與兩個人斗嘴。

    黑木城聽出這四個人出自一個偶像組合,關系很好。

    水原和組合的人斗嘴后,又以前輩的姿態和黑木城說話。

    黑木城見他沒有惡意,笑著附和。

    “今天圣子打扮的真漂亮啊,這是要上臺表演嗎?難道他會得到歌唱獎?”水原看向那邊的圣子。

    “怎么可能?我認為還是細川得獎!

    “細川去年已經得到過歌唱獎!”

    組合討論的細川一位傳奇歌手。

    中學畢業,擔任修車工人,一心想要成為歌手。

    24歲那年來到東京闖((蕩dàng)dàng),開始駐唱生涯,第2年一曲成名,年底參加紅白歌唱大賽。

    他的經歷是很多男歌手心靈雞湯。

    然而黑木城記憶中,不怎么記得這位細川,這也是先入為主的原因。

    他記得的只有明菜這些當紅歌姬,昭和時代的女神。

    “你剛才為何說圣子無法得到大獎?”黑木城注意到剛才水原一口排除圣子得獎的可能(性xìng)。

    “你不會是圣子的粉絲吧?”

    水原警惕的看著他,知道圣子粉絲有多恐怖的。

    “我只是好奇!

    “作為歌手,你不該問這個問題的!

    聽這話的意思,圣子的唱功不受認可啊。

    仔細想想,圣子確實沒有獲得過唱片大獎的最優秀歌唱獎,盡管她的歌聲嘹亮富有穿透力,可是技巧不足。

    黑木城想到上一次她詢問自己唱歌技巧,原來是事出有因的。

    人全部到齊以后,頒獎典禮正式開始。

    黑木城驚訝的是,負責頒獎的女主持人是澤口靖子。

    穿著一件白色禮服,戴著白色的珍珠項鏈,手上是白色蕾絲手(套tào)。

    令她整個人看上去白皙明亮,像是會發光一樣,手里拿著話筒和一張名片。

    在美麗的笑容下,她頒布金獎的得住。

    松田圣子!

    隨著激揚的音樂聲,燈光匯聚在圣子(身shēn)上。

    她受寵若驚地站起(身shēn)來,手捂著(胸xiōng)口向四周鞠躬,這才走向臺上。

    果然啊。

    黑木城想到金獎的定(性xìng),符合松田圣子的形象。

    在臺上,圣子接過委員會會長的頒獎。

    接過獎杯,圣子眼眶濕潤,偏偏還在勉強笑著,可以說喜極而泣。

    黑木城突然想到一件事。

    松田圣子一直被人黑笑容太假,每次頒獎都會落淚。

    最后成為一個梗,若干年后,圣子還拿出來自黑。

    得獎以后,圣子開始演唱得獎的歌曲。

    站在臺上的松田圣子脫下外(套tào),如同妖精一般擺出漂亮的姿勢,引起粉絲的狂呼。

    黑木城慶幸自己來了,否則看不到圣子還有這樣魅惑的一面。

重要聲明:小說《日娛之我全都要》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二十五章 音樂大獎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