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眾人皆難我獨易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追尋云天 書名:酒萬里
    “是又如何?”南軒太子趙永說道,他感覺到這個肖然不一般,可能還與南軒有關。

    其實肖然純粹是從劇本上看到的,這南軒太子偽裝成使臣覲見,一來事為見這心心念念的蘇小瑤公主一面,二來是保證聯姻成功。

    北昭帝開始有點重視肖然這個人了,以前肖然此人以惡霸出名,雖辦事雷厲風行,可為人粗獷魯莽,不受待見,今(rì)一見,卻是天差地別。

    肖卿也愣住,這肖然,何時有了這本事?

    “不如何,你要是想要這門聯姻,我替你問!毙と慌e起酒杯一飲而下,抬頭,看著蘇小瑤,道,“公主是愿與我這不識大體不明國事之人成婚,還是與這屈一人之下的太子成婚?”

    趙永也回頭看著蘇小瑤,“還望公主以國事為重,南北兩國的結盟為重!

    趙永對蘇小瑤可謂是一見鐘(qíng),小的時候蘇小瑤來過一次北昭,那時他還不是太子,只是一個小皇子,那蘇小瑤覺著北昭皇宮看膩了,想去看看南軒的,借著使團出使的名義來過一趟。

    那此相見,便是趙永決心成為太子的原因,那活潑可(ài)的小女孩,充滿了生氣,與那時明爭暗斗的南軒皇室相比,如同陽光一般照亮了趙永的心。

    南軒宮廷初相見,一遇小瑤誤終(shēn)。

    此后,趙永在他父皇面前極力表現,從無心問政,變成了積極參與政事,替南軒出謀劃策,從這南軒的國力也足夠強大,從一個小國,成長為一個和北昭實力相當的大國,僅僅花了數年時間。

    待他成為太子后,沒過幾(rì),便喬裝使臣,來此提親。

    蘇小瑤此刻也不知如何是好,一方面是舉國重事,另一方面是自己的終(shēn)大事,雖然她從小便被教習三從四德,也明白以往聯姻的事,可是真到了自己(shēn)上,倒是難以抉擇。

    可是她哪是那種考慮甚多的人?

    “肖然!我選肖然!

    蘇小瑤輕咬朱唇,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趙永倒是沒料到這北昭竟然如此章法,這蘇小瑤寧愿跟一個無權無勢之人也不愿和自己堂堂太子,他緊握著拳頭,從牙縫間冷冷吐出幾個字。

    “賜婚乃賜予肖然,若他不同意,此婚也不成!”趙永道。

    原本咬牙切齒的蘇小瑤眼神忽地變得柔和起來,含(qíng)脈脈地看著肖然,和之前的美人計如出一轍。

    美人三計,就中她一計吧!

    肖然淺笑,“我說了,她是我的!

    趙永強壓這怒火,看上去還是十分鎮定,依舊保持之前的勢頭,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既是如此,這聯姻,便罷了,但我有一個條件!壁w永抬頭,直視北昭帝。

    何等猖狂!

    “說!北闭训垡矝]了先前的客氣,聯姻已毀,其他的事(qíng),再好商量不過了。

    “要我到萬軍山去修筑國界是吧?”肖然沉聲道。

    “你又知曉?”趙永完全不明白為何自己的心思被這肖然捏得死死的。

    宴上人聲嘈雜,這個要求倒是極為過分,修筑國界,乃耗時長久之事,短者數月半年,長者三五年,若萬軍山為國界,此山陡峭難行,開工更是艱難,想必沒有十年,怕是難以完成。

    “還必須得完成此任才能成婚?”肖然又問道。

    “正是!”趙永點頭,如此要求,縱然他與小瑤有婚約,這么長的時間,足夠他重新謀劃。

    什么北昭?若是(rì)后他登基成皇,一舉打下這北邊江山,這蘇小瑤還不是囊中之物?既然結盟不行,那可得來硬的。

    北昭帝也明白了這趙永之意,這原本便是他的主意,既然這

    趙永與他不謀而合,倒不如借著結盟之意答應下來。

    “準!北闭训鄣。

    趙永沒想到這北昭帝答應的如此之快,他還想了措辭,看來這北昭帝也不愿這肖然與蘇小瑤公主成婚,一時之間,爽快笑了出來。

    肖然搖搖頭,嘆了口氣。

    伴君如伴虎。

    蘇小瑤感覺有些愧疚,若不是肖然堅持,自己就得遠嫁南軒,此刻肖然卻被提出了如此要求,倒覺得有些對不起他的,看他剛才的表現,倒是鎮定自若,一副(xiōng)有成竹的樣子,對他的憎惡之(qíng),也少了許多。

    可惜,她做不了主,肖然幫了她,她卻幫不了他。

    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一招,拖延了婚期,只要未成婚,一切都有可能發生,這南軒送萬軍山,更改了國界,看似虧損,若是加上聯姻條件原本不虧,但是如今以此拖延婚期,對趙永而言倒也不失為緩兵之計。

    “看來這婚是結不成了!睆堌┫喟祰@,替肖然感到可憐,被當成一個不識大體之人,又是一個不忠之人,如今還被派往偏遠之處數年……實在可憐。

    那各個尚書也在暗自替肖然惋惜,這一入朝政,便是如此下場。

    肖然冷笑一聲,便是讓全場疑惑不已。

    肖然的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屑。

    “簡單!

    此語一出,滿座皆驚。

    自從那南軒的太子趙永搞了這么一出,大家也更是無心吃飯,北昭帝直接一甩衣袖回(diàn),甩下一句“肖然,你到北清宮來,朕有事(qíng)交代你!

    肖然俯首領命,跟在北昭帝后方離去,趙永也隨著南軒使團回去,看樣子明天就該回南軒了。

    肖卿也心事重重,除了對肖然的疑惑更深了,還有對肖然未來的擔憂。

    修筑邊境,更是困難重重,不過依照自己的人脈,多派些人手幫忙,縮短一些時(rì)。

    可是這陛下叫肖然去,不知有何要事,說起來,這是陛下第二次見肖然,第一次還是在朝堂刺殺上。

    蘇小瑤本想跟過去看看的,不過走的時候肖然朝她笑了笑,她哼的一下扭過頭,就取消了跟在肖然后面偷聽的決定。她感覺自己欠了肖然一個人(qíng),當(rì)肖然說的不錯,倒是自己得求著他不要退婚了。

    這種自己的一切都在肖然意料之中的感覺,實在讓她很羞怒。

    戌時三刻,北清宮。

    “肖然,你可知朕叫你來,所為何事?”北昭帝坐在座位上,昨(rì)的顧渚紫筍茶已經換了新的,不過北昭帝卻不打算泡。

    “自然明白!毙と粎s十分自在,也沒等北昭帝說,自顧自地坐了下來,還泡上了茶。

    北昭帝看著,皺眉道,“在朕面前,還是如此不知禮數?朕可將你依法問斬!

    “那您的女兒可就得遠嫁南軒咯!毙と恍α艘宦,“陛下是不會把我怎么樣的!

    北昭帝倒是有些賞識肖然的膽識,他說的不錯,原本就是肖然幫了自己一個忙,這才沒讓蘇小瑤嫁到南軒去,而自己后面的要求又要為難他,此刻,便讓著他些。

    “說說!北闭训劢舆^肖然泡好的茶,從聲音上而言,心(qíng)倒是不錯。

    “這國界有二,修筑的是之前的斷崖,而要我到萬軍,是去創造新的國界,才是重中之重!毙と惠p抿一杯茶,“這皇室的茶果然不錯,以前倒是沒喝過如此清香的茶!

    “你怎知?”北昭帝有些吃驚。

    “猜到了!毙と黄凡,背后卻

    是冷汗涔涔,這份泰然自若可不是他本來有的,只是自從他成了這肖家老三,倒是多了幾分面不改色的功夫,想必是之前的肖然是個面癱吧。

    “破竹坡十里處和折花峰十里處的交界點,造斷崖,設埋伏!北闭训劢又f,又想到那肖然在夜宴上最后說的簡單二字,又問道,“你可知所需多久?簡單二字,居然也能輕易說出口!

    北昭帝細品茶,倒是比他昨(rì)和國師所飲,差了許多,看來這肖然不會泡茶。

    肖然心中也是覺得很不公平,不想要蘇小瑤遠嫁南軒拿自己當擋箭牌也就罷了,還得讓自己背井離鄉去偏遠的國界那邊去,現在南軒的人估計都恨透了自己,等到了那邊生死難料啊。

    不過違抗圣旨,更是死路一條。

    按照肖然的理解,這從一座山上硬生生創造出一個斷崖作為國界,那所需時(rì)和人力,可超過他的想象。

    “多久我是不知,不過,完成后,我可回來迎娶公主?”肖然問道,這皇帝要是再設什么圈子,那自己虧大了。

    “那是肯定!北闭训(xiōng)有成竹,“若是你耗費個十年二十年,朕可不會讓公主等你十年二十年!

    “陛下覺得多久合適?”肖然又倒了一杯茶。

    北昭帝開始對肖然這個人感興趣了,一般來說,這個任務明擺著是要他識時務自己去那邊界帶上三年五載,那自己便有理由改婚,等自己心(qíng)好了再讓他回來,可是這肖然居然真的想回來完婚。

    若是他真能迅速完工,便減小了南軒對自己的威脅,這樣看來,這肖然倒也是個人才,北昭帝抬眼看了看肖然,并不像傳聞中的那樣兇神惡煞,看他的言談舉止,除了不識禮數,還算機靈正派。

    方才夜宴上的談吐,倒是頗為出色,面對太子,也毫不露怯,是個瀟灑少年郎的氣質。如果真是個人才,縱使無權勢,卻也好控制,小瑤嫁給他,郎才女貌,倒也般配。

    “三年!北闭训壅f道,這已經是很為難的時間了,自古以來,北昭國境修筑均耗費五年左右,這個數字,已經是超過普通人的能力很多很多了,“三年你未完成,或是偷工減料欺君,我會賜婚與他人!

    “若是提前則如何?”肖然的臉上,寫滿了自信。

    “絕無可能!北闭训垩灾忚,“就算猖狂,也得有個底線!

    肖然心里已經有了辦法,不過把握倒沒有十成,可三年太久了,他還不一定在這待三年呢,若是他找到了回去之法,豈不是可惜了這樁婚事?

    “時間另說,陛下只要答應我,待我完成歸來,便立刻舉行婚事,不得延誤!毙と坏难壑,盡是堅定。

    “你在和朕談條件?”北昭帝眼色凌厲,這是第一個敢在他面前如此行事言語之人,“朕只要一句話,便可讓你即可消失于世!”

    “這我知道,不過我一死,那陛下還有理由拒絕聯姻么?”肖然毫不退讓,對于婚姻,他是認真的。

    很好,北昭帝心中對肖然有了新的認識,此子若成,必是國之大器,必為良才賢臣,或為佞臣,只手遮天之人。

    “朕準!北闭训垡蛔忠活D道,這是他第一次被強迫答應條件,也只有肖然,做到這一步,“這是整個萬軍山的地圖,上面標注了斷崖所設處附近的地形圖,你且先研究,再動工!

    “謝陛下!”肖然接過地圖,卻又接著道,“君無戲言,還望陛下遵守諾言!

    “自然!北闭训壅Z氣凝重。

    肖然起(shēn)作揖,“若無他事,微臣告退!闭f罷,便是直接轉(shēn)離去。

    一出門,便撞見了在門口偷聽的蘇小瑤。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酒萬里》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九章 眾人皆難我獨易手機閱讀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 熊猫四川麻将技巧漏 单机黑龙江麻将破解版 辉煌棋牌官方正版 红尘画卷2码中特 什么是炒股 腾讯时时彩官网开奖 双码是双数吗 手机二人麻将技巧 管家婆四不像平特一肖 炒股的app